Jan. 11th, 2011

katydid_fzn: (Default)
接上部


        之后,把Tony安顿在沙发上,两人吃完外送的披萨,Gibbs理干净桌子,端了一杯加了糖的热茶给Tony,重重地坐到他身边。

        “我很肯定Vance知道了。”Gibbs开门见山地说。

        “知道什么?”Tony问,随即回过神来。“哦!”

        “还有海军部长。”Gibbs补充道。“Ziva在问你皮夹里为啥有枚婚戒。”

        “怎么回事,Jethro?”Tony瞪着他。“我在医院里待了一个下午,你就给我们发了个简报?”

        “嗨,我一个字也没对任何人说过。”Gibbs说,感觉到火气窜了上来。“Ziva找你社保卡的时候发现了戒指。”

        “棒极了。”Tony说,头靠到沙发背上。“也许我该开个赌局,看Vance多久会把我调走。”

        “看看好的一面。”Gibbs干巴巴地说:“起码他不能再让你做驻舰探员。“

        Tony睁开眼睛,斜瞟着年长的男人。“真的?”

        “是的。”Gibbs说,感觉自己的怒气变成了某种差不多是自命不凡的东西。“你结婚了。没有你的同意,不能派你出国或者驻舰。”

        过了一会儿,Tony的嘴角向上扬了起来。“那,上次就该和你结婚。”

        “那时还不合法。不过要是我想到这个,我会拖你去马萨诸塞,”Gibbs说。“可当时没想到。不知道会花这么长时间把你弄回来。”(译者注:华盛顿特区2010年3月才承认同性婚姻合法,马萨诸塞则在2003年11月就承认了,是全美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州。突然想到了Denny Crane和Alan Shore。

        Tony疲倦地耸耸肩。“覆水难收。那么,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没说什么,而是怎么说了。而且Vance对我说一定要让组员的个人信息是最新的。”

        “我以为Ducky会照料这事?”

        “他弄了。我跟Ziva说那可能是你父亲的结婚戒指。”Gibbs承认道,也靠到沙发上,觉得自己的身体放松到舒服的沙发垫上。

        “上帝知道那只戒指在哪儿。他也许用它来和其他老婆结婚了。”Tony说,“要是我是她们,我会生气的,可,呃。你的不是,对吗?我是说,我的戒指是新的,对吗?为了这个谢谢你,顺便说。我想我永远不会说。我没想过这个,你知道么?我想我不会需要一枚戒指——不,我猜我以为不会真的用到它。”

        “因为这不是桩真正的婚姻?”Gibbs问,发现Tony的唠叨让自己好奇。

        “嗯。可我们结婚了,这是戒指,在我手指上。”Tony揉在左手无名指上的金环;Gibbs觉得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这么做。“突然之间,它意味了什么。这并不完全是假结婚。我说得不全是废话吧?还是我该躺下?”他问,转过脸看着Gibbs。

        Gibbs把手放到Tony手上,用拇指摩挲着戒指。他必须咽一口唾沫才能开口说话。“嗯,不是废话,Tony。还有,我们的戒指是一起买的。“

        在他的手掌下,年轻的男人放松了。“很好。我很高兴。谢谢你,Jethro。”他轻声说,疲惫下面流露出奇怪的脆弱。

        “不客气。”Gibbs说。“这儿来。”他侧过身,抬起一条腿,伸到Tony身后,然后拉过年轻探员,直到他坐在那里,背靠着Gibbs的胸膛。他有力的双手小心地按摩着Tony的脖子和肩膀。

        “上帝,Jethro!”Tony呻吟起来。“要是我知道你会做这个,这么多年以前你就没法把我赶出这幢房子。”

        Gibbs一直按摩着,直到年轻的男人在他手下放松下来,差不多整个身子都倚在Gibbs身上。“快点,让我把你弄上楼去。”

        “你想让我现在动?在这之后?”Tony抱怨着没有动弹。“等我一会儿?”

        “当然。”Gibbs说,胳膊环住Tony,后者叹了口气,按住年长男人的双手。他们静静地坐着,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这算什么?”Tony终于问道:“我们在做什么,Jethro?”

        Gibbs强忍住用开玩笑回答这个问题的冲动。“我不知道,Tony。”他承认道。“可这比我前三次婚姻更像结婚得多。”

        过了一会儿,Tony点点头。“好吧。”

        第二天早晨,他很早就开车去海军大楼。Gibbs中途下车去买咖啡和早点,所以Tony自己过了安检。他用爬楼梯来代替例行的晨跑,感觉到大腿上的缝线被扯到了。办公室里几乎空荡荡的。他把背包放到办公桌后面,打开电脑,挑剔地看了看小组同伴的桌子。显然Ziva和McGee都已经到了,可去哪儿了?Ziva可能在解剖室和Ducky在一起,如果法医也已经到了的话。他还会想给Tony做下全身检查。而Tim也许在和Abby闲聊。带着顽皮的笑容,Tony决定看看自己能不能像Gibbs那样偷偷接近他们而不被发现。

        Tony下了楼梯,推开正确楼层的门。走廊里没有人。Tony蹑手蹑脚地走向Abby的门,站到大门开关感应不到的地方,他蹲下来,透过玻璃朝里窥探。

        Tim和Abby紧靠着站在一起,正说着话,不过Abby眉头紧锁,而Ziva双手举起,一脸‘我说的是实话’的表情。

        Tony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又不能靠得太近,以免引发大门感应开关,所以他用最好的唇读本领看着他们。

        “肯定有事情!”Ziva说,或者起码他以为她这么说。“有一只婚戒。去年十一月有什么事情他们不肯告诉他们。而且Gibbs看他的样子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Abby问。

        “我相当确定他们绝大多数早上都是一起开车来的。”Tim若有所思地说。

        “所以你觉得他们,怎么,在一起?就像在一起的在一起?”Abby问,手叉在腰上,眉毛扬起。

        “我不知道。”Tim说。“只是根据证据。”

        “最多是间接证据。”Abby争辩道。“他们做这种事情不会不告诉我们的。”

        “会么?”Tim问。“他们很擅长保守秘密,Abby。即使他们没有保密,他们会说啥?你们猜怎么着,我们下班后在相互交往?”

        “从来没什么事情表明他们不是直男。”Abby激烈地说:“你知道我对他们在一起不会有意见,而且每个人都需要有人谈谈,那么他们为啥不告诉我?”

        “在摩萨德,像这种关系,在小组领导和直接下属之间是不允许的。”Ziva说:“不过两个男人在一起没什么关系。我们不会有那种歧视。”

        “如果事情传出去就糟了。”Tim摇着头说:“Vance会把Tony调走,考虑到我们差不多是专门和军队打交道的,同性关系不是任何人像宣扬的事情。”

        “可他们为啥不告诉我?”Abby问。

        “Abby,你是个极好的,善良的女人,”Ziva说:“可你的感情和想法都挂在头上。”

        “脸上,”Tim不由自主地纠正她。

        “头上,脸上,脖子上,随便什么。”Ziva不屑地说:“重点是你很容易被看透。要是你知道了,那我们就知道,还有任何看到你的人都会知道。也许他们对我们的支持还不确定。”

        “或者也许又是一次卧底行动。”Tim说:“瞧,我们现在不会有答案,而Gibbs说不定正等着扇我们的后脑勺,因为我们都不在位子上。所以我们最好走吧。只是……睁大眼睛。还要悄悄的干活,打枪的不要。”

        Tony轻轻往回退,接着站起来,转身,然后,一头撞到Gibbs身上。“头儿!”

        “看到什么好玩的了,DiNozzo?”Gibbs问,被逗乐了。

        “等会儿告诉你,”Tony说着站到一边。Gibbs神气十足地走进Abby的实验室,Tony赶紧上了楼梯,等到电梯门打开,他受了罚的小组伙伴被一个严厉的Gibbs赶到各自位子上的时候,Tony正显得在勤奋工作。

        两个资深探员整天都留心着两个低级探员,不过除了偶尔Tim或者Ziva认为他们不注意时投来的机警的目光,一天平安过去了。Gibbs五点就让他们都下班了,让Tony和Ziva都松了一口气。Ziva从她桌子后面站起来,少了平时的优雅,显然对不用在犯罪现场手忙脚乱感到很高兴。Tony被迫两三天里只能做案头工作,不喜欢眼睁睁看着Gibbs不带他就出去,当然还有小组。

        “你来吗,还是打算坐在这里再耗一会儿?”Gibbs问?

        Tony眨了眨眼睛,办公室又进入了他的视线。“头儿?”

        “我在这儿就闻得到你脑子里冒出来的烟味儿,DiNozzo。”Gibbs说。

        “来了,头儿。”Tony说,推开脑子里的想法,站了起来。他跟着Gibbs走进电梯,接着出电梯走向Gibbs的汽车。等Gibbs打开车门,Tony皱着眉四下打量着。

        翻了个白眼,他叫道:“你可以出来了,菜鸟。”

        羞答答的,Tim从一根柱子后面走出来。

        “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们吗,McGeek?”Gibbs装出一副温和的口气问。

        “呃……我只是在等Abby,头儿。”Tim说:“她的车子在雪地里不大好看,所以我提出送她回家。”

        “那就是她二十分钟前已经自己开车回家的原因?”Gibbs问。

        “哦!既然这样,我猜我最好……”Tim朝Tony猜是他汽车的方向做了个含混的手势。“那么……你想搭车吗,Tony?”

        Tony干笑了一下。“就你的老太太车?我想不了,McGee。我还有点自尊。

        “好吧,好吧……呃……我猜咱们明儿见,那么。”Tim结巴着,Gibbs好笑的表情压得他的脸红了起来。

        “晚安,菜鸟!开车小心!”Tony说,直到McGee转身离开才爆出一阵大笑。“好吧,进展顺利。”他终于控制住笑声后说。

        “你以为?记得提醒我不要很快派他去卧底。”Gibbs说。

        接下来两三个星期里,他们分别开车上班,不在同一个时间到达或离开。这并不难;有几个晚上Tony加班研究悬案,或者做文书工作,另外的晚上,Gibbs做同样的事情。Tony吹嘘他钓到的女人,尽他最大努力激怒骚扰Ziva和Tim。这些办法生效了;三月到来的时候,McGee和Ziva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怀疑。

        然而,时不时的,Gibbs和Tony会发现Abby探究地看着他们,目光中带着一缕伤心和受伤。

        “我们可以告诉她。”他们等电梯的时候,Tony说。

        “说什么?”Gibbs又按了一下按钮。“我们结婚了,但不是真的?我们没在一起,但是在一起?我们睡一张床,但是仅此而已?”(译者:Gibbs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酸溜溜的吧?)电梯门开了,他走了进去,Tony跟在他身后。

        “我不知道。”Tony说,挫败地用手捋着头发。“只是……这是Abby,她在生我们的气,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带她出去。”Gibbs建议道。

        “我不知道,要是我开始带美女出去吃饭,我丈夫也许我嫉妒的。”Tony警告道

        “你丈夫对此没有意见。吃饭,打保龄,上夜店。只要……”Gibbs不说了。

        “回家到你身边?”Tony柔声说。

        Gibbs哼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Tony的手拂过他的手,他的肩膀松弛了那么一点。他转了转脖子,感到脊椎咔咔作响。

        “今晚想揉揉背么?”

        “不会有坏处。”Gibbs承认道。

        “那可是约会哦。”Tony微笑着。接着电梯门在办公室那层打开了,Tony等着Gibbs迈步出去,然后跟着他惯常的位置,罩着Gibbs的后背。在他们走到办公桌前的几步路上,Gibbs可以发誓他感觉到背上全是Tony散发的热量。相比之下,这天余下来的时间里,他感到一丝寒意。

        最后,Tony带Abby出去度过一个50年代之夜,有芝士汉堡,薯条和麦芽奶昔,然后是鸡尾酒,和一个晚上的摇摆舞。Abby穿着她最漂亮的黑紫相间的大喇叭裙,白色的及踝短袜,袜口上装饰着小小的黑色骷髅。Tony穿着一件贴身的西装,系着牛仔领带,准备‘摇动她的世界’。

       “我一点不明白你为啥还是单身,”他们歇口气的时候Abby说。她呷着她的红粉佳人,而Micky Slim(译者注:美国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流行的一种鸡尾酒,在金酒里面加入少量的滴滴涕)的味道让Tony做了个苦相。

        “我不知道人们怎么会认为这是个好主意。”Tony说着推开酒杯。

        “你知道这不是真的Micky Slim,对吧?” Abby:指出“滴滴涕是禁止的。”

        “这里面应该有滴滴涕?估计加点毒药才能让这玩意儿喝得下去。”Tony埋怨道。“得了,Abby,你了解我。我是那种‘爱她们,离开她们’的类型。另外,就我们这种工作时间,我哪里有时间找人交往?”

        “可你聪明、英俊、有趣——你愿意的话可以很迷人,而且相信我,女人喜欢知道怎么跳舞的男人。”Abby抗议道。“很多有工作的人设法保住了恋情。真的没啥借口,除非你有别的理由不去找……?”她从杯口上方看着他:“除非你已经在和人交往了?”

        Tony叹了口气。“我没有和任何人交往,Abby。其他人不是为处里要求最高的小组领导工作。你知道做Gibbs的资深探员要承担多少工作吗?等到我把它们干完,并且确保我的菜鸟们做好了他们份内的工作,我几乎连躺在床上看会儿弹道学或其它什么东西消遣的力气都没有了。”

        “噢,可怜的娃儿啊,”Abby轻声说,用带着黑色蕾丝手套的手拍了拍他的脸颊。“我们知道你的婚戒。”

        桌子底下,Tony的左手握紧又松开了好几次,然后翻了个白眼,他拿出皮夹。“怎么,这枚婚戒?那是我父亲,瞧?”他把戒指套到手指上,假装没法让它通过他的指节。“不是我的。你不会认为我要是结了婚,会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吗?”Abby噘了噘嘴,他把戒指放回皮夹里。“瞧,我爸来过,想让我们稍微亲近一点以后,我把它找了出来。感情原因。”

        “可怜的娃儿,”Abby吸了下鼻子。“你真的没和任何人交往?”

        “跟谁?”Tony问,摆出一副最好的疑惑不解的表情。

        “这个……我们有点觉得你也许在和Gibbs交往,”Abby坦白道。

        Tony呛了一口酒,等到Abby拍好他的背,‘昼夜摇滚’的曲子开始了,Tony拉着哥特女孩旋进舞池,话题被遗忘了。

~*~



        洗完澡,湿漉漉的Tony疲惫地爬上床。Gibbs取下老花眼镜,合上书,把它们放到床头柜上。

        “和Abby一切都好?”

        “嗯。”Tony打了个哈欠,在被子底下伸展着长长的身躯。“她问了戒指的事。

        “你怎么说的?”Gibbs关掉灯躺了下来,侧转过身体。

        “顺着你说是我父亲的。只要他不来,一切都不会有事。”Tony睡意朦胧地说。

        “那么今晚你过得不错?”Gibbs拉过被子盖住Tony的肩膀。

        “嗯,很开心。可哇哦,摇摆舞跳起来累死人。我看得出来为啥十几岁的孩子才喜欢跳。”Tony挪动了一下,让自己在另外一个男人身边躺好,满足地叹了口气。“明天要硬掉了。”Gibbs偷笑了一声。“把你的脑子从下水道理拉出来。”Tony抱怨道。

        “我打赌Abby没事。”Gibbs笑嘻嘻地说。“睡吧,Tony。”

        “呣。”


Profile

katydid_fzn: (Default)
katydid_fzn

July 2011

S M T W T F S
     1 2
34 5 6789
101112 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Most Popular Tags

Style Credit

Expand Cut Tags

No cut tags
Page generated Jul. 25th, 2017 12:38 pm
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