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4th, 2011

katydid_fzn: (Default)

接第六章

       哦,才不!

       地下室的门被甩到墙上,Gibbs抬起头,怒气冲冲的Tony一步两个台阶地下了楼。他冲下楼梯的样子应该很滑稽,头发支愣着,裤子是湿的,可不,他看起来只有愤怒。

       “你不能跑开,Gibbs,”Tony来到Gibbs跟前宣告,“就算发生了些你不喜欢的事情,你也不能和你船和臭脾气一起躲在这底下。”

       Gibbs扬起一道眉毛。“我不能?”

       “妈的,不能,你不能。”Tony点点头说。

       “Tony……”

       “你没有弄疼我,Gibbs,”Tony解释道,一只手按住Gibbs的肩膀。

       他甩掉接触。“事情是,Tony,就算当时我弄疼了你,我也收不住。”Gibbs喉咙发紧,手死死攥着抹布。“以前,我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这样失控过,Tony,对谁都没有。”他的目光扫向Tony,随即又转开了。“我不喜欢这样。”

        “我呢?”

        Gibbs摇摇头。“不,你要求我停下,可我没有。”

        Tony也摇了摇头。“不,不是我这个我,”他说,用一根手指点着Gibbs的胸口。“另一个我。当时你思想在的地方”那根手指点了点Gibbs的额头。“和另一个我。我当时喜欢吗?”

        Gibbs闭上眼睛,试图回想起当时在他脑海中发生的情形。他看见Tony——Anthony——微笑着,戏弄他,从他身边爬开……

        ……沿着炉火前的兽皮,皮肤在火光的照射下显出一道金色。Anthony微笑起来,牙齿洁白的闪光打破了魔咒,他戏弄着他,躲到他够不着的地方,直到他抓住最近的脚踝,把他拉近。他移到百夫长的双腿之间,坚挺和坚挺碰到一起,他呻吟着,摇着……


        ……头,停止了回忆。“是的,”他被迫说道。“是的,那个Anthony……是的,他喜欢。”他又摇了摇头,从Tony身边走开。“这没有改变事实,我实际上强奸了你,Tony。”

        “我可以制止你的,Gibbs,”Tony说。

        “我怀疑。”

        一声冷笑。“我知道你的海陆必杀技超级华丽,而我只是个笨警察,可我能够制止你。”Tony走上几步,跟着Gibbs,直到退到了工作台边。“讨厌告诉你实话,军士长,可我比你年轻十二岁,重二十磅。你不是不可战胜的。”

        “真的?”Gibbs的声音里透出怀疑。

        “真的。”

        闪电般的,Gibbs发现自己被压到了船身上,手反剪在身后,Tony的一条胳膊顶在他胸口靠近喉咙的地方,一条腿曲起,膝盖紧紧地顶住他的命根。Gibbs动了动,喉咙上的手臂力道加大了,裆下的膝盖提高了,两个地方的压力都增加了。他转眼看向Tony,看到绿色的宝石里燃烧着挑战的火焰。

        “而且,如果我们相信那些梦,将军。”Tony继续说道,声音虽轻,语气坚定。“我曾是罗马的士兵,发誓要为了皇帝而战。”

        Tony的嘴巴凑近Gibbs的耳朵,尽管被Tony的膝盖顶着,潮湿的呼吸让仍然年长者硬了起来。Tony的舌头舔过他的耳朵,Gibbs咽了下唾沫。Tony继续说道: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译者:好吧,我的恶趣味又发作了,实际是‘我在战场上战斗,用我的剑和我的身体,而将军们在他们温暖的帐篷里变得肥胖懒惰。’)Tony在Gibbs的唇上印下一个热吻结束了他的话。“你没有弄疼我。”他再次声明道。

        Gibbs点点头。“好吧,如果我没有弄疼你,”他承认道,但还是冲着Tony扬起一道眉毛。“你为啥要我停下来?”

        Tony还来不及回答,电话铃响了。Tony退到一边,Gibbs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是,Gibbs。”

        “嘿,头儿。”McGee的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事,McGee?”他看着Tony转向自己。

        “我在帮Abby分析你被枪击的那个案子的指纹,我们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McGee解释道,不过什么也没说明。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着脖子上正在愈合的伤口。“是什么,McGee?”

         “Abby分析了小屋里的指纹,发现有一组指纹不是受害人的。死者被害的小屋里的指纹不属于开枪打你的人,那个被Tony打死的家伙。”

        Gibbs眨了眨眼睛。两个枪手?“你知道它们的主人吗?”

        “是的,一个军士,已经从擅离军舰四天了。”

        Gibbs哼了一声。“干得好,McGee。我们马上到。”

        听到这个代词,Tony的眼睛瞪大了,知道McGee不会放过它。

        “我们,头儿?”

        Gibbs明显的不安让Tony强忍住大笑。McGee听出来了,好吧。“我会打电话给DiNozzo,让他进来。你打电话给Ziva。我们二十分钟到。”他赶在McGee回答前关上了电话。“看来你打中的坏蛋不是袭击海陆家庭的凶手。”Gibbs说。

        “我们知道他是谁吗?”

        Gibbs点点头。“等我们到了海军大楼,McGee会告诉我们的。”他开始上楼,随即转过身,让Tony停了下来。“你为啥要我停下来,Tony?”

        “我们不是有案子吗,头儿?”Tony回避道。

        “我们有时间。”

        “Gibbs……”

        “是你想谈个透的,Tony,”Gibbs提醒他。“你知道他们说的,种豆得豆。”

        “种瓜得瓜。”Tony接着说。他抬头看着Gibbs,发现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表情——Gibbs摆出最不可琢磨同时又是最强人所难的的样子。“我不知道,Gibbs。我只是有点害怕。”Gibbs扬起一道眉毛。“我们能过后再谈吗?”他试探地把手放到Gibbs胸口,手指感觉到Gibbs的心跳和呼吸的起伏。

        Gibbs也抬起手,盖住Tony放在他胸口的手。“对不起,我吓到了你。”

        “不是那么回事……”

        电话又响了,打断了Tony的话。Gibbs气冲冲地打开电话。“是,Gibbs。”

        “哦,头儿,对不起,”McGee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出来:“我不当心拨错了你的号码。”

        Gibbs合上电话。他想继续和Tony谈,可McGee的第二个电话提醒他什么是当务之急。“咱们走。”

#######################



        Tony和Gibbs到办公室的时候,Abby和McGee在一起。“你们发现了什么,Abs?”他一边问,一边把手中的大杯Caf-Pow递给鉴证专家。

        “这是Gil Chambers军士,”Abby说,朝大屏幕上的水手照片点了点图。“死者被害的小屋里发现了他的指纹,不是他的。”Abby按了下遥控器,另一张照片出现在屏幕上。“这是Jim Chambers,军士的兄弟,开枪打你的人,老大,多亏Tony,现在正躺在楼下Ducky的解剖室里。”

        “Gil Chambers和我们的被害人有什么联系?”Tony问。他的视线一直没有落到死者的照片上,不是因为杀了他而感到内疚,而是要克制自己的怒气。Jim Chambers几乎杀了Gibbs,Tony仍然为此愤恨不已。

        “似乎我们的一个受害人,Jennifer McPherson,嫁给我们的另一个被害人McPherson中士之前,和Chambers军士约会过。

        “所以Chambers还在外面,仍然威胁着Jennifer McPherson,”Gibbs说。“Tony……”

        “打电话给匡提科的宪兵,去基地里McPherson家保护她。”Tony回答,坐到自己位子上开始拨电话。

        “McGee……”

        “已经对Chambers的汽车发出了协查通知。Ziva在申请对她母亲家的搜查令,他岸上唯一的地址,”McGee说:“我现在在查他的通话记录。“

        “Abby……”

        “我会和McGee一起查两个Chambers的电话,看能找到什么。”她说完转身朝电梯走去,却中途停了下来,看着Tony打完电话,走到大屏幕前站在Gibbs身边。“哇哦,Tony……今天早上又去也匆匆了?吭?”她问。

        Gibbs转过身看到Tony的耳朵红了起来。“去也匆匆?”

        “就是你离开别人的家,穿着和前一天一样的衣服,”Abby解释道。她又凑近瞧了瞧。“而且你被种草莓了耶!”

        Tony拍开Abby伸过来的手。“MP已经到她家了,头儿。”Tony说。“McPherson太太在基地里藏得好好的。”

        “拿到搜查令了,”Ziva说着走上来,手里拿着一张纸。

        “那我们走。”Gibbs命令道。

        Tony拉开抽屉拿枪……发现里面是空的。“头儿。”

        Gibbs在Tony的桌前停下。“你还没过审查,不能出外勤,Tony,”他说。

        “Gibbs,帮帮忙!”Tony抗议道。

        “留下来和Abby查电话记录,”Gibbs说。他朝Ziva和McGee点头示意他们先走。“我不能让你去,Tony。”

        “我知道,我只是。”Tony咽了口唾沫。“我讨厌不能跟着你,Gibbs。”他陪着他走到电梯前。“你会当心?”

        “我会当心。”Gibbs一边说,一边走进去,在电梯门关上以前朝Tony微微一笑。“我向你保证,百夫长。”

#####################



        “你找到什么了,Abs?”Tony说着走进鉴证实验室。

        “更多的怪事,Tony。”她说,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Gil和Jim Chambers的电话记录我都查过了。就像我们怀疑的,由很多电话,这个,他出海的时候大多数是短信啦。还有Gil Chambers打给他前女友,Jennifer McPherson,的电话,就像我们怀疑的。”

        “那么有什么奇怪的?”

        “Jennifer McPherson和Jim Chambers之间的电话。”

        “等等,等等,等等,”Tony说。“我们被害人的妻子和死掉的坏蛋兄弟?”

        “对啊。”Abby指着面前电脑屏幕上的号码。“谋杀当天有十通电话。“

        “所以,我们被害人的妻子身在其中,和谁?前男友的兄弟?”Tony疑惑了。“为什么?”

        “这个我也找到了。”Abby说,又击打了几下键盘。“老一套,Tony。”她宣布道。“人寿保险。”

        Tony看着屏幕,McPherson中士的保单上的数目让他瞪大了眼睛,受益人是他老婆。“《双重赔偿》,”他悄声说:“弗莱德•麦克莫瑞、芭芭拉•斯坦威克、爱德华•罗宾逊,一九四四年,由比利•怀尔德导演。”对着Abby茫然的神情,Tony解释道:“一个女人为了钱,找了一个保险公司的家伙去杀她丈夫。”

        “所以,我们的姑娘,Jennifer MacPherson,找Chambers中士去杀她丈夫?”Abby问。

        “是的,可他不是最后的结局,”Tony说:“既然我打死他的时候Jim Chambers手里有枪,他肯定是去那里杀他哥哥,这样可以人财两得。”

        “天,真坏。”Abby说。“可事情出了岔子,Jim Chambers不能,或者没有杀他的哥哥,而最后被你打死。”

        “对。”他的话被电话铃声打断了,看到来电显示,他竭力忍住微笑。“是,头儿?

        “我要你把卡车开到这里来,DiNozzo,”Gibbs说。

        “你找到Chambers了?”

        “哦,是。他死了。”

###############



        Tony朝站在Chambers母亲家门外的Gibbs跑去。“有个推理,头儿,”他说,解释了Chambers的前女友和他兄弟之间的联系和人寿保险。

        “双重赔偿。”Gibbs说。

        “Gibbs!”

        Gibbs看了Tony一眼。“我这辈子还看过几部电影,Tony。”他递给Tony一串车钥匙。“开小车回去,”他命令道。

        “帮帮忙,头儿。”Tony抗议道。“起码我能帮Ducky吧?”他的话让Gibbs想起Palmer这个礼拜不在。

        Gibbs无可奈何地摇摇头。“Ziva!”他大声叫道。

        她小跑过来,发现Tony仍在这里,目光里带着好奇。“是,Gibbs?”

        “把你的备枪给Tony,”他命令道,转回身对着Tony。“正式地说,你不在这里。可不管怎样,我不能让你赤手空拳。”

        Tony灿烂地微笑着,看着Ziva弯下腰,从裤管底下,脚腕上的枪套里摸出一把小左轮。“你不会后悔的,头儿。”Tony说着把枪别到腰间。

        Ziva眯起眼睛看着他。“昨天你穿的也是这件衬衫吧?”她观察道。

        Ducky开着太平车到了,免去了Tony的回答。“我认为Palmer先生给这辆该死的车下了咒语。”他嘟囔着,在房子外面加入了他们。“结果我迷路了,甚至在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

        “给你找了个新助手,Duck。”Gibbs说,拍了拍Tony的背。

        “好吧,那么,情况在好转!”

        “去拿推车,Tony。”Gibbs命令道。

        Tony快速敬了个礼,很高兴能和Gibbs在一起。他不确定是为什么,可他知道自己必须在这里,在他身边,保护他。他朝太平车后面走去,打开门,拉出推车,上面放着尸体袋。他转身去抓推车,却一下僵住了。

        “是你,对不对?”拿着枪的女人问。“你把一切都毁了,你杀了Jim,现在我什么都没了!”

        Tony权衡了一下各种可能,知道只有一个选择。他用力把推车朝Jennifer McPherson退去,手伸到腰间拔枪。

        听到枪击声Gibbs心头一冷,头转向太平车。“Tony!”他大叫着,迅速朝车子奔去。他知道McGee和Ziva就跟在自己后面,他们端着枪绕到车子后面。Ziva扑向拿着枪的女人,卸下枪,把她摁到地上。

        Gibbs直奔倚靠在车门上的Tony,Ziva的枪垂在他手中。“Tony……”

        “我打偏了,”他说,绿色的眼睛找到Gibbs靠过来的模糊身影。脸上的微笑反衬着他嘴角渗出的一缕鲜血。“我难得打偏的,将军。对不起。”

        说完,Tony跌倒在地,伤口在车门上留下一滩殷红。

——未完待续


Page generated Jul. 25th, 2017 12:37 pm
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