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ydid_fzn: (Default)

作者[livejournal.com profile] _thelostcity 
原作连接http://users.livejournal.com/_thelostcity/16938.html
衍生NCIS
种类Pre-slash
配对:吉布斯/迪诺佐(发展)
主题:伤害/安慰,稍稍虐心,涉及没有安全感的托尼和充满保护欲的吉布斯
分级PG
 

剧透:第四季,因为出现了曼中校。我假装让娜贝努瓦从来没有存在过。
声明:这些角色属于福克斯,CBS,派拉蒙,等等。无意侵犯知识产权。
作者的话:就像我说的,让娜从来没有存在过,而且这篇可以算是我另外一篇故事“五次托尼卧底行动回来以后(及另外一次)”的某种后续


翻译:纺织娘
授权:见上篇

  

他们在地下室里,吉布斯在打磨一根船骨,托尼则躺在船身下面,闭着眼睛,伸出一条胳膊,好让指尖搁在吉布斯的膝窝里。这是托尼卧底行动以后他俩的惯例,而且这次好极了。当然,他们并不总是做船,不过他们总是在一起,而且总是有身体接触。不这样,托尼恢复不过来。这花了一段时间,不过吉布斯最终明白了托尼的需要(安静的身体接触,一种安全感,让他放下戒备)而且非常乐于成为他的磐石。他对自己说这是因为不这样的话,简直没法和托尼一起工作。如果他撒了点小谎,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突然,他家的大门被打开了,脚步声告诉他霍丽斯曼中校来了。妈的。他看向收回手的托尼,“我告诉她今晚别来。” 

托尼的表情非常清楚嗯,对。“我该走了。”他轻声说。 

吉布斯伸手按住托尼的胸膛,不让他坐起来,“待着。”托尼摇了摇头。“待着,迪诺佐。比起她,让你恢复对我更重要。”戒备稍微有点松懈的托尼有那么一会儿不能掩饰自己的惊讶。吉布斯心中再次涌起这样的念头,要教训任何让托尼深信自己不值得关心的家伙。托尼拍了拍放在自己胸口的手,点了点头,一时为了吉布斯实话实说,真的要自己在这里而感到心满意足。 

曼就在这当口走下了楼梯。“那么这是真的了。”她听上去可不高兴。 

强忍着叹气,吉布斯说:“我跟你说过我今天有安排,霍。”

         她笑了起来,降纡屈尊的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开心。“是啊,可你没提这些安排和迪诺佐有关。” 

“我跟谁有安排和你没关系。” 

“你背着我乱搞就有,杰斯洛。” 

吉布斯不可思议地瞪着她。托尼,此时已经从船底下爬了出来,正懒懒地闲靠在墙上。听见曼的话,他看向吉布斯,挑起一根眉毛。 

“你认为我背着你乱搞。和迪诺佐。”这不是一个问句。 

曼两手叉腰,气鼓鼓地说:“这个,随便什么人一眼就看得出来。” 

吉布斯只是继续瞪着她,让她往下说。 

“你们总是在一起,杰斯洛。事实上,最近他在这里的时间比我还多!他到处跟着你,而你听之任之!你一直在碰他,而他对着你发呆。你别告诉我你没注意到这已经开始影响工作了!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注意,要是趁我不在的时候让你操他能够这样……”她无意义地做着手势,试图强调自己的论点:“而你就是喜欢有人肯做任何你想要的,随时随地。” 

吉布斯怒视着她,托尼趁机参与了争论。他优雅地从墙边挺起身子,站到吉布斯身边,前臂搁到吉布斯肩头,随随便便地靠着他,浑身散发着性感,他检查着另外一只手的指甲,然后抬起头看着她:“这个,霍。” 

吉布斯一肚子不高兴地看到托尼卧底的伪装又彻底回来了。他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让托尼安静地坐了三十分钟,现在又得重头再来了。妈了个巴子。 

“你瞧,要是吉布斯背着你乱搞,对此我深表怀疑,他肯定隐藏得好得多。把小三带回家,而你随时可能出现破坏气氛?这可不太聪明。我们都了解吉布斯,杰斯洛,比这高明多了。而背着你和我乱搞?”他冷笑了一下,胳膊离开了吉布斯的肩头:“这简直太蠢了。” 

该死该死该死。该做些危害控制了。要是这场谈话继续下去,他和迪诺佐都别想睡了。“告诉你,我没有背着你乱搞,不管是和迪诺佐,还是别的什么人。你到底要怎样,霍?” 

“你不是真的要我相信这些鬼话吧?吸引力就在那儿,你没法否认。”她开始说道,可吉布斯打断了她。 

“我不乱搞。如果我搞了,我肯定藏得更好。” 

     曼涨红了脸,但没搭腔。 

“你想怎样,霍?” 

“我想谈谈这件事,我想最好现在就谈!”她开始有点歇斯底里了。 

“不。” 

“不?你说‘不’是什么意思?是现在不行的不,还是永远不行的不?” 

“是你不信任我的不,那有什么意义?”永远别说吉布斯贪生怕死。他转过身,面对船。 

“杰斯洛,我不想在别人面前进行这场谈话。” 

吉布斯看向迪诺佐,后者正试图偷偷溜走。“他在这里的时候,你开始说的。我不打算把他当做某个被逮到偷听父母说话的小孩那样踢出去。”托尼停了下来,被抓到了。他微微苦笑了一下。 

“好,那我明天过来,好让我们谈完这件事。”她朝楼梯走去。 

仍旧打磨着船,吉布斯回答道:“明天也很忙。”对啊,忙着收拾她搞出来的烂摊子。 

这让她又爆发了:“我的老天,杰斯洛!你到底想不想解决这件事?” 

他不打算回答,这是他惯常的做法,不过最后还是决定开口:“要是你不信任我,你真的觉得这还能行?”她没有回答,而是决定离开。 

等她走了,迪诺佐开始坐立不安。“呃,谢谢,头儿,为了,你知道,不把我像小孩子那样踢出去,可真的,我得走了。”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我收拾收拾马上走。你好想想和中校的事。顺便说一下,对不起,我是说,我不知道她怎么会有那种想法,不过也许我不该插进来,但是谢谢你现在支持我,统一战线。”他似乎会一直说下去,可吉布斯打断了他。 

“看看楼梯下面。”托尼手不停,脚不停,吉布斯绝不会让他在这么紧张的状况下离开。 

“呃,什么?” 

“楼梯。” 

“呃,好的……”他绕过船,走到楼梯下面,拎出一段铁链。“这是什么意思,头儿?” 

“是链子连着的东西,迪诺佐。” 

“对。”一阵丁零哐啷以后,托尼拖出来一只旧沙袋。“头儿?呣,我要拿这个干啥?” 

吉布斯毫不吝啬地给了他一个讽刺的眼神,“给你打呀,迪诺佐。”他指了指固定在对面墙上的钩子。“吊在那儿,打。” 

“这个,这部分我明白,头,可,呣,为啥?” 

吉布斯只是又看了他一眼。 

    好的,头儿,打。”托尼尽职尽责地把沙袋靠着墙吊好,试了几拳,看看可以出多大的力,接着很快有节奏地打了起来。吉布斯一边打磨着船,一边看着托尼一拳又一拳地击打着沙袋,闲闲地想着他把沙袋看作了什么人,什么事。他听见托尼在喃喃自语,可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 

很快,好吧,差不多四十分钟以后,随着一记愤怒的拳头,和一声更加愤怒的嘟囔,托尼躺倒在地板上,精疲力竭。吉布斯走过去,把他拉了起来。托尼摇晃了几下,吉布斯用自己的身体撑住他。 

“放松,迪诺佐,放松。” 

“我很好,头儿。我没事。”托尼疲惫地朝楼梯走去:“我能冲过澡吗?” 

“去吧。我很快上来。”吉布斯看着他步履艰难地上楼,很满意他在曼的打搅之后终于又平静下来了。他诅咒曼的造访。他不想把托尼累成这样,只想让他平静下来,可她硬要说这些话,让托尼重新绷紧了弦。 

楼上水声停息的时候,他刚好收拾完工具。走到楼上,他看见托尼正朝客房走去。“托尼,你去哪儿?”这不合规矩。像这样的夜晚,托尼不想一个人待着,所以他们都睡在吉布斯的床上。 

“呃,上床?”迎着吉布斯的目光,他继续说道:“这个,我只是想到今晚我还是睡在这儿,你知道,让事情不那么尴尬?你知道,她,呃,说了些话,和,这个,我真的不想让你不舒服。为了她的话。不是说有什么事情好不舒服的,我是说,女人受了怠慢,就那什么,胡思乱想。呃,不是说你怠慢了她,我是说……”托尼的声音越来越轻。 

他曾经猜测过(想过?希望过?)托尼是不是对他有意思,而这显然是一种肯定,可这些夜晚并不是为了这个。吉布斯在心中叹了口气,再次诅咒曼挑起了这些事。 

“托尼,”他指着主卧说:“上床去。” 

托尼还在犹豫,吉布斯走到他面前:“这不是为了性;你我都明白。要是是为了那个,我早就把你踢出去了。” 

托尼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有点悲伤,所以吉布斯觉得有必要澄清:“这样的夜晚,是为了……”吉布斯停了下来,他们从来没有明确地说过这样的夜晚是为了在托尼的情感乱成一团的时候,让他感到有人关心,感到安全,“让你从卧底状态中恢复过来。用这样的夜晚掩盖性的要求,这不是你的风格,托尼。” 

他希望这样就足够了,能够让托尼意识到他没有在拒绝他,同时让他明白今晚的方程式里没有吸引力和性这两个因数。不过他还是给托尼以后要求的机会,如果他想的话。 

托尼点点头,他太累,现在只想接受这些话的表面意思。吉布斯轻轻地把他推进主卧,自己朝浴室走去。 

几分钟后,吉布斯回到房间里,看见托尼蜷在床的中央。关掉灯,吉布斯爬到床上,推了推托尼,让他给自己腾出点地方。托尼趁机贴到吉布斯身旁,像往常一样,随后两人开始入睡 

吉布斯快睡着了,而且他以为托尼已经熟睡了,托尼却开了口。 

“那么,你会吗,如果我要求的话?”托尼指的是什么,两人都很清楚。 

“会,如果你要求的话。” 

“可不是今晚?”托尼绷紧了身子,说明他不是在问,而是在让自己确信吉布斯知道今晚不是为了性。 

“不,不是今晚。”他用手抚摸着托尼的背。“我从来没想过这是为了性,托尼。” 

听到这句话,托尼终于在曼中校造访之后,第一次让自己彻底放松下来,“我会要求的,你知道。”他打了个哈欠。 

吉布斯在黑暗中微微一笑:“我知道。” 

“而且会让你觉得很值。” 

这让他笑出了声:“我一点儿都不怀疑,迪诺佐。快睡吧。” 

“马上,头儿。”

 

——完——

            


katydid_fzn: (Default)

五次托尼卧底行动回来以后(及另外一次)
Five Times Tony Came Back From Being Undercover (Plus One)




作者
: [livejournal.com profile] _thelostcity 
原作连接http://users.livejournal.com/_thelostcity/16938.html
衍生:NCIS
种类:Pre-slash
角色:吉布斯,迪诺佐,艾比短暂出现
配对:吉布斯/迪诺佐(发展)
主题:伤害/安慰,小小虐心
分级:PG
声明:这些角色属于福克斯,CBS,派拉蒙,等等。无意侵犯知识产权。

翻译:纺织娘
授权
       
_thelostcity
2010-11-19 09:54 pm UTC (链接)
Thank you! I'm glad that you enjoyed it!

And sure, you can translate this and "Not Your Style" into Chinese :) I've never had anyone offer to translate any of my stories before.



         托尼第一次卧底超过一天以后,他一个星期都不让别人碰他。

       (艾比还不喜欢他,而托尼初来乍到,还没人时常拍他的头。)

~*~

      托尼第二次卧底超过一天以后,他一个星期都不让别人碰他。

     (艾比自出娘胎以来第一次受这么大的惊吓:她想拥抱他,而他像子弹一样炸了开来,把她甩到了墙上。吉布斯把她拉到一边,建议她也许可以等几天再表达她看见托尼安全归来的兴奋。而为了自己的安全,吉布斯一直给托尼口头警告,直到他确信托尼被人碰了以后不会再发作。)

~*~



        托尼第三次卧底超过一天以后,只过了三天,他就允许别人碰他了。

      (第二天吉布斯就可以拍他的头了。

      他们没在华盛顿,汽车旅馆里只剩下了一间房,而且“我干嘛要让你睡地上?迪诺佐,这张特大床好得很,足够我俩睡。”所以托尼被迫和另外一个人产生密切的身体接触。

      吉布斯已经知道托尼在卧底以后总是特别避免这样的身体接触,所以当他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托尼把6呎2吋的身躯蜷成最小,紧贴着自己的时候,他很吃了一惊。他抚摸着托尼的头,直到他的身体稍稍展开了一点,而在托尼醒来的时候,假装还睡着,并且假装没有注意到托尼挪开之前流连了一小会儿,延长了接触。)

~*~

        托尼第四次卧底超过一天之后,他一个星期都不让别人碰他,吉布斯也不行。

      (吉布斯以为上次第二天就可以拍头,三天后大家都可以碰他,是因为托尼更适应NCIS了。他错了,他一只眼睛上的乌青证明了这点。)

~*~

      托尼第五次卧底超过一天之后,只过了两天,他就允许别人碰他了。

      (吉布斯给他俩要了一个双人房,尽管NCIS可以报销两个单人房。他快睡着的时候,托尼开始做恶梦了,所以当托尼惊醒过来的时候,他爬到托尼的床上,咕哝着说:“过来,迪诺佐。”托尼迟疑了一下,吉布斯一把拉过他,让两人都安顿下来,于是吉布斯朝天躺着,托尼的头枕着吉布斯的胸口。托尼毫无反抗地屈服了,因为他累了,周围很黑,现在是半夜,明天他可以假装这没有发生过。吉布斯搂着他,直到他不再颤抖,沉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托尼依偎在他身边醒来的时候,吉布斯没有假装睡着,而且托尼想避开他目光的时候,他还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

      托尼第六次卧底超过一天以后,吉布斯已经全明白了。托尼一回到总部,吉布斯就立刻让他到艾比那里接受一个拥抱。接着,等到所有的报告都写好了,吉布斯跟着他回到家里,当托尼开始争辩的时候,他咆哮起来:“要是我们现在不碰你,托尼,接下来一个星期里,谁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对,你就会杀了他。”托尼的脸红了,嘟哝了几句不知道是什么的话。可当吉布斯跟在他后面上床的时候,他没有抗议。吉布斯把他拉到身边,不让他挪开的时候,托尼看起来很奇怪地松了一口气。“下次,迪诺佐,我们睡在我那儿。我的床舒服得多。”

      托尼很放松地说:“是,头儿。”


Profile

katydid_fzn: (Default)
katydid_fzn

July 2011

S M T W T F S
     1 2
34 5 6789
101112 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Syndicate

RSS Atom

Most Popular Tags

Style Credit

Expand Cut Tags

No cut tags
Page generated Jul. 20th, 2017 08:38 pm
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