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ydid_fzn: (Default)


      Gibbs俯下身子,他的脸越来越近。他张开嘴,牙齿看上去更像獠牙,在月光里微微闪亮。Tony看着它们变长,越来越长。它们不是家猫那种小尖牙——它们更像剑齿虎那惊人的獠牙;长而弯,充满野性的美,几乎伸到Gibbs的下巴上。

      “嘘……相信我。”Gibbs说,接着他那尖利优美的牙齿切进了Tony的脖子。

      这应该很痛,但实际上却不。也许他已经虚弱得感觉不到痛苦了。Gibbs紧紧抱着Tony,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同时吸吮着他孱弱的身体里剩余的血液。

      这里面有种奇怪的安宁,Tony想,无神地注视着夜空。如果这就是死亡,感觉倒也不坏。肯定好过枪伤的痛苦。这种死亡方式更温柔。鲜血像这样从你的身体里被吸走,这简直有些性感。好吧,发现头儿是个吸血鬼,他也许应该起码有点惊恐,但是濒死的人很难对任何事情再感到惊恐了。

      他所知道的就是Gibbs温柔地抱着他,如此轻柔地把生命从他的身体里吸走。随着他的肉体凡胎慢慢死去,Tony感到安详,快乐。

      Gibbs松开手,轻轻地把Tony的身体放到雪地上。Tony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他的眼睛睁着,身体一动不动,而且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再呼吸了。然而他还能意识到周围的世界,还能看到它们。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他入迷地看着自己的血从Gibbs洁白的獠牙上滴落下来。Gibbs举起手臂,獠牙咬进手腕,让血流出来。接着他把手腕伸到Tony的嘴唇边,把鲜血挤到他的舌头上。Tony躺在那儿,不能动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鲜血会如此美味吗?温暖,鲜美,甜蜜,辛辣——就像巧克力混合着香甜的热红酒。

     “喝下去。”Gibbs催促着。

      鲜血温暖了他冻僵的身躯,让它重新获得活力。他吃惊地发现自己的嘴唇和舌头可以动了。他吸吮着Gibbs的手腕——开始有点无力,接着变得热切起来。血液顺畅地流入他的腹中,进入他的血管,灌注进他的身体,他感觉自己的力量开始慢慢回归了。现在他用力地吮吸着,就像趴在母亲胸前的婴儿。他感觉贪婪、晕眩,渴望尽可能多地吮入这醉人的液体

     “嘘……多得很……嘘……”Gibbs温柔地轻声对他说着,轻抚着他的头发。

      Tony停不下来。他把Gibbs的手臂握得那么紧,就像一个快渴死的人那样痛饮着,感觉自己越来越强壮。

      然后,终于,Gibbs撤回了手臂。Tony生气地哼哼着,想把他的手拉回来,但是Gibbs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够了。我知道你还要,但是现在我只能给你这么多。”

      Tony注视着他,茫然不知所措。“刚才是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他用手摸着自己胸前的伤口,发现它不再往外冒血了。他用手指探进子弹穿过他心脏造成的小洞,好奇地问:“我又是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Gibbs答道。他看上去更高,眼中闪耀着异常鲜明的蓝色。他的头发看上去更长,更软,更顺滑,泛出层次不同的银光。Tony不知道是Gibbs改变了,还是自己对Gibbs的感觉改变了。

      Gibbs靠拢过来,手指伸进了Tony胸口的洞,Tony喘息起来。Gibbs猛地挖出杀死了Tony的弹头,交到他手里。

      “有的喜欢留着杀死他们的东西。这是种迷信;会保护你不再死去。”Gibbs耸耸肩。“要我说都是胡说八道,但是随你的便。”

      Tony握住带着血迹的子弹,然后放进口袋里;他还不准备丢掉它。Gibbs不耐烦地甩了下头。

      “跟我来。我们得给你找顿好好的热饭。”

      他咧嘴笑了笑,牙齿在黑夜里发出微弱的光。他的獠牙还伸展着,看起来又美丽又危险。Tony感到自己的老二硬了,他向下扫了一眼,窘住了。Gibbs哈哈大笑。

      “嗯——这是通常的副作用。性和血——有那么一阵子你会光想着这两件事。新生的总这样。”

      他伸出手,抓住Tony的胳膊,毫不费力地把他拉了起来。Tony吃惊地发现自己感觉起来是多么地轻盈。他跳到空中,轻而易举地越过了一块墓碑。

      “瞧瞧我,头儿!”他大笑着:“瞧瞧我——我能飞!”

      他不能飞——但是当他跑过雪地的时候,感觉太他妈的像飞了。他移动起来就像Gibbs平时那样又轻又快。这感觉太轻松了——就像在飘,几乎是踏雪无痕。

      血液灌进他的血管,他的老二,让他想跑,想吃,想操,还有……

      他一头冲向Gibbs,仰天跌倒在雪地上。见鬼,Gibbs怎么站到前面来的?

      “嘘,小子。”Gibbs吼道,居高临下地对着他:“你还没全变好呢。我给你的血撑不了你多久——悠着点儿。”

      Tony充满敬畏地仰视着他;Gibbs深沉、阴郁、恐怖,还有……

      “你真他妈的性感,头儿。”Tony脱口而出:“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你这么性感?你太*惹火*了。”他立刻站了起来,鼻子埋进了Gibbs脖子。Gibbs身上有血——Tony自己的血——这种味道,加上Gibbs的味道,让Tony变得狂野起来。

      Gibbs翻了个白眼,推开了他。“就像我说的,血和性——新生的只知道这些。你会及时克服的。现在跟我来——别出声。”

      “不想克服,头儿。”Tony咕哝着,听话地跟在Gibbs的后面。       

      他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应该让自己感到震惊,但是不知怎么的,他没有。也许新状态让他有点晕,但是他觉得自己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天真烂漫。他有很多问题,但是它们可以等——现在有一个令人激动的全新世界等着他去探索。Gibbs在雪地上留下一串脚印,Tony好玩地每一步都跳进这些脚印里。

      世界是用如此鲜明的颜色描画出来的。他以前从未注意到黑暗的夜空是一种更深、更丰富的黑色,星星更加明亮,就像最耀眼,最纯净的钻石,在空中闪闪发光。

      雪开始下了,Tony朝上跃起,试图在雪花飘向地面的时候,用嘴接住它们。他可以听见自己错过的每一片雪花,掉落到雪地上时发出的湿漉漉的噗噗声。Tony在空中舞蹈着,用舌头接着雪花。他是活的!而且活得美丽,活得辉煌,活得疯狂。他在这里死去,在这座公墓里,一个石头天使对着他的尸体上流下了血的眼泪。但是现在他重生了——他感到桀骜不驯,所向披靡,充满活力。

      他在雪花中摇摆着身体,当它们在他睫毛上溶化的时候大笑着。在他前面,Gibbs转过身,宠爱的朝他微笑着,像个骄傲的家长。

      “你是吸血鬼吗?”Tony一面问,一面跳向空中,追到了一整列雪花,用舌头品尝着它们脆脆凉凉的滋味,
       
      “是的,Tony。我是吸血鬼。”Gibbs回答道,翻了下白眼。他牙齿已经缩回去了,但是他仍然显得既危险又美丽,充满黑暗的,掠食者的专注。

      “那我呢?我也是吸血鬼吗?”Tony问,仍然舞蹈着。

      “还不是。”Gibbs回答:“但是马上就是了,如果我们能够成功完成转换的话——我可打定主意要让它成功呢。”

      “多久?”Tony着迷地问:“你?你成为吸血鬼有多久了?”

      “很久了。”Gibbs回答:“总有一天我会都告诉你的,但是现在我们没时间。你的身体正经历巨大的变化。我们得再做两件事,好让你完成转换,变成……”他顿了一下,看上去既悲伤又坚定:“变成和我一样。第一,我们得让你进食。”

      “进食?”Tony的胃饥饿地抽搐起来,他渴望再次品尝鲜血那温暖,甜蜜的美味。“哪里?”他问。接着,声音更加颤抖地:“还是得问是谁?”

      “嗯——那个杀死你的杂种走不了多远。”Gibbs说,嘴角扬起一个残酷的微笑,又继续踏雪而行。

      “听上去不错。”Tony咧嘴笑了,跟着他冲过雪原。“那第二件事呢?”他问。

      “嗯?”Gibbs朝他皱起眉头。

      “你说我们得做两件事情来帮我完成转换的?”

      Gibbs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Tony只听到了一半。他舞蹈着去抓另一片雪花,却又跌倒在雪地上,突然感到非常虚弱、疲惫。他跪倒在地,大口喘着气。Gibbs立刻来到他身边。

      “告诉你悠着点。”他大声说。

      “对不起,头儿。”Tony懊恼地说。

      Gibbs轻松地把他拉起来,好像他是个小孩子。他把Tony的一支胳膊搭到自己的肩膀上,扶着他向前走。Tony紧靠着他,用鼻子擦着他的下巴,接着是他的头发。他找到了Gibbs的耳垂,吸吮起来。

      “等会儿。”Gibbs对他说,轻轻摆脸,挣脱Tony探求的双唇。

      “保证?”Tony问,暗自奇怪自己以前怎么从没注意到Gibbs有多么好闻。

      “嗯。”Gibbs冲他笑了笑,牙齿霎那间伸了出来,让他看上去像狼一样危险。接着它们又缩了回去,瞬间收进了他的牙龈。“不过,当心你想要的,Tony。第一次交媾是……很激烈的。”

      Tony严肃地注视着他:“不在乎。想要你……嗨,这可怪了。我是同性恋吗?你是同性恋吗?是不是吸血鬼都是同性恋,头儿?”他问。

      Gibbs大笑起来。“不——我们只是喜欢性。这是吸血鬼的特点。我也是花了一点时间才适应,不过吸血鬼可不关心性别。我们只是喜欢交媾的兴奋。老话说吸血鬼见什么操什么,见什么吸什么。”他停了一下,看上去在思索:“但是我认为这句话不对。我不关心性别,但是我我操的人起码得让我喜欢。”

      “那吸呢?”Tony问。

      Gibbs的表情更阴沉了:“血的味道总是好的——但是我只吸情愿的人或者坏蛋。”

      “那是你加入NCIS的原因吗?这样你就有了一个全是坏蛋的数据库。”

      Gibbs轻轻哼了一声:“这帮忙缩小了一点范围,是的。”他一边走,一边用眼角瞥了一下Tony:“也许现在是时候给你讲讲规矩了。”

      “有规矩吗?”Tony叹了一口气。“我说什么呢?当然有规矩!你总有规矩,头儿。

      Gibbs又咧了咧嘴——Tony喜欢他的牙齿在月光里微微闪光的样子。它们看上去仍然尖利致命,即使是缩起来的时候。

      “第一条规矩——勿滥杀。你可以喝血,但是不要杀生。饿的时候很难停下来,但是除非你杀的是个凶手,否则我会亲手把木桩钉进你的心脏。”

      Tony盯着他,眼睛瞪得老大。“木桩?那另外那些东西呢?你知道,大蒜啦,银子弹啦,十字架啦——哦,嗨,我*知道*你可以晒太阳,头儿!”

      Gibbs大声笑起来。Gibbs不常大笑,而Tony总是热爱他的笑声。现在他更热爱这笑声了——它带着一种深沉,性感的共鸣,充满了愉快和爱怜。

      “你听说过的那些吸血鬼的事情绝大多数是胡说八道。我喜欢大蒜的味道,十字架根本没用,而尽管大多数吸血鬼喜欢晚上出来,那主要是因为我们天生是夜猫子——太阳实际上伤不了我们。而银子弹可以伤我,肯定,但是它杀不死我。没有任何子弹杀得了我。”

      “所以刚才我去挡子弹一点意义也没有。”Tony悲哀地说,回头指了指身后石头天使的方向。“我死得毫无意义?”

      Gibbs转过脸,直直地看着他:“不。Tony。有意义。”

      “所以你把我变成这个?”Tony问,把更多的分量靠到Gibbs身上。他的腿好像快撑不住身体了。“因为你觉得内疚,我为救你丧了命,而其实你根本用不着我来救。”

      Gibbs停住脚步,把Tony的身子往上提了提。

      “不。”Gibbs柔声说:“不是因为这个。我希望可以告诉你我是什么,Tony。但是我的族类有一条血的法律,打破它会永劫不复。吸血鬼决不允许告诉凡人我们的真相。

      “我猜如果人们知道了就会追着你不放,直到杀死你,嗯?”

      “你说呢,DiNozzo?”Gibbs哼了一声,继续扶着Tony往前走去。Tony太累,站都站不住,别说走路了,而现在Gibbs几乎是在雪地上拖着他向前了

      “搏击俱乐部的第一条规矩。”Tony咕哝着。“那怎么才能杀死你——我们,头儿?

      “只有两种办法杀死一个吸血鬼:彻底掏出心脏——用木桩做这个很好,如果你知道怎样正确使用的话,但是刀子一样好用。或者把头割下来。”

      “那电影都搞错了。”Tony沉思地说:“就像牙齿。电影里他们长的那些小尖牙,哪有真的那么惊心动魄。再让我看看你的牙,头儿!”

      他看着Gibbs,希望能够再次看到那些长长的,优雅的,弯弯的獠牙,但是Gibbs只是严厉地回瞪着他,牙齿坚决地缩在里面。

      “好吧。不谈牙齿了。好的。那么,其它规矩呢,头儿?”

      “我是你的制造者——这意味着你必须服从我。”Gibbs坚定地对他说。

      这回轮到Tony大笑了:“嗯,向来如此!”

      “嗯——想来你不会有意见。”Gibbs说,然后他突然丢下Tony,让他毫无防备地掉到地上。Tony躺在那里喘着气。

      “怎么……”

      “嘘。”Gibbs摇摇头。“我可以闻到我们的猎物。”Tony抬起头,但是什么也闻不到。“跟着我,别出声。”Gibbs警告道。

      Tony挣扎着站起来。他的身体沉重、虚弱,似乎血管里流的是铅而不是血。血……他的胃又抽搐起来,饿得好像火在烧。妈的,他可真饿!

      他跟在Gibbs身后,什么也没想不了,只想着美味的鲜血温热地流下喉咙的感觉会有多好。Gibbs在一块墓碑后面停了下来,这里正是公墓边缘最深,最偏僻,最黑暗的地方。

      “他在那里。”他说,现在Tony明白当初自己死掉的时候,Gibbs是怎么会知道他们的猎物躲在带天使石像的坟墓后面的了。Gibbs的感觉比所有的人类都灵敏得多,比他这个新吸血鬼也灵敏得多。

      Gibbs转过身对他说:“待在这儿。我抓到他后会叫你过去的。我先进食,剩下的都归你。”

      “为什么你得在前面?”Tony噘着嘴说。Gibbs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我是你的创造者——总是我在前面。另外你的牙齿还没长好。”

      Tony吃惊地发现真是这样。他用手指按了按自己的牙齿,Gibbs说得没错——它们一点都不尖。

      “为什么?”他问。Gibbs似乎被他一连串问题弄得很不耐烦,但是还是回答了他。

      “它们要等你第一次杀生以后才会长好。”他解释道:“而没有它们你杀不了生——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创造者来帮你完成转化。”

      “听上去真蠢。”

      Gibbs耸耸肩。“我猜那是为了保险,有些创造者会后悔一时冲动造出了一个新吸血鬼。如果他们不帮助他们的产物完成转化,那些产物会在诞生后二十四小时里死去。”

      “他们为什么会后悔?”Tony问。

      “因为我要对你负责二十年!”Gibbs气呼呼地说:“血的法律把你和我绑在一起。如果你犯了罪,我会受到惩罚。所以你必须服从我。”

      “二十年?”Tony皱起眉。

      “别担心,DiNozzo——吸血鬼的时间过得很快。”Gibbs从石碑后面探出头,专注地看着远方的树丛。

      “不担心,听上去不错。”Tony快活的微笑着。和Gibbs一起度过后面的二十年,对他来说决不是问题。

      Gibbs出乎意料地朝他笑了笑,接着又转过头去。“待在这儿。”他回头命令道。“我叫你再出来。”然后他就走了。

      Tony看着Gibbs像精灵一样飞过空中,惊讶地张大了嘴。他的头儿——他的*创造者*——用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和优雅移动着,无比精确的锁定了他们的猎物。

      他降落在树丛里。Tony听到一声惊叫。接着有什么东西从树丛里抛出来,重重地落在离他几英尺远的地上。他看见了Lucas Frain,杀死他的那人,躺在那儿,喘着气,惊骇地看着天空。

      Gibbs飞出树丛,落在Frain身上,他的牙齿完全伸了出来,像剃刀一样锋利。他抓住Frain的头发,拉起他的头,毫无停滞地咬住他的脖子。Frain又轻叫了一声,接着软倒在Gibbs身上,喘息着,就像一只被狮子咬住的鹿。他不再挣扎——Tony本能地知道Gibbs唾液里的某种成分有镇定作用。他回想起自己躺在那里,濒临死亡的时候,Gibbs吸吮他鲜血的感觉有多美妙。

      看着Gibbs进食让Tony感觉更饿了。他离他们那么近,可以闻到血的味道,他的胃又痉挛起来。他想从藏身之处爬出去,分享猎物,但是Gibbs命令他留在这里,而他准确地意识到必须服从创造者。这不象在NCIS里,下级服从上级。这个更加彻底。Gibbs*创造*了他。Gibbs*拥有*他。这是一种血的忠诚——不是任何人类可以理解的。现在他对‘血的法律’有了模糊的印象。它们不象人类的法律,可以服从也可以随意抛弃。它们要彻底地多。

      所以他不耐烦地等待着,嗅着鲜血的味道,渴望着鲜血的味道,想要啮咬,吸吮,进食,心中再无他念。然后,终于,Gibbs抬起头,招呼他过去。Tony忘记了疲惫,立刻来到他的创造者身边。Gibbs的嘴角挂着鲜血,看上去十足地堕落,却又美丽非凡。

     “进食。”Gibbs命令道,松开了手里的猎物。杀死Tony的家伙恍惚地仰视着他。Tony本能地知道Gibbs喝掉了猎物身上四分之一的血;他的创造者慷慨地留给Tony足够的食物。

      Tony低下头,接住那人脖子上的血,然后抓住他,摆好位置,开始用力吮吸。他第一个猎物的鲜血,比他多年来作为凡人品尝过的所有食物都要鲜美。他可以感觉到猎物的心脏在跳动,把越来越多的芬芳液体送进他的嘴里。他迷失在自己的感官里,当甜蜜美味流下喉咙时,那浓浓的,厚厚的,粘粘的味道带来的欢愉彻底诱惑住了他。

      他感觉到猎物的心跳开始变慢了,现在他必须更加用力才能吸出那身体里余下的血液。他身体里还保留着人性的那部分认为也许他应该感到厌恶,但是他没有。这个人杀死了他。他毁掉了Tony唯一知道的生活,眨眼间把它从他手里夺走。如果不是Gibbs,他现在已经死了,他冰冷的身体会静静的躺在石头天使下面。

      他的猎物痛苦地作着临死前的挣扎,在他身下抽搐着,喉咙里咯咯作响。Tony咆哮着,抓得更紧了,决心吸干他身上最后一滴生命之泉。

      接着什么也没有了;没有心跳,没有鲜血——没有了。他的猎物死了。

      Tony撤回身子,意识到自己的下巴上全是血,它们滴下来,落到已经沾染了血迹的衬衫上。他感觉充实,满足,还有点晕。他浑身刺痛,好像正在脱胎换骨。

      他站起来,蹒跚的往后退着。他的脑袋在轰鸣,心跳得太快,身上热得就像着了火。他能够感觉每一滴血液在血管里奔腾,流过他的全身,从里到外烧灼着他。

      Gibbs专注地盯着他。

      “我怎么了?”Tony大叫道:“Gibbs!我到底怎么了?”

      “你在经历转化的下一阶段。”

      “我觉得我要死了!”

      “是的,某种程度上。”Gibbs冷漠地说。

      Tony摸索着扯开卡得太紧的衬衫领子,扯下外套,扔在地上。

      “我烧起来了!救救我!”他喘息着:“求你!”

Profile

katydid_fzn: (Default)
katydid_fzn

July 2011

S M T W T F S
     1 2
34 5 6789
101112 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Syndicate

RSS Atom

Most Popular Tags

Style Credit

Expand Cut Tags

No cut tags
Page generated Jul. 20th, 2017 08:39 pm
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