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ydid_fzn: (Default)

作者[livejournal.com profile] _thelostcity 
原作连接http://users.livejournal.com/_thelostcity/16938.html
衍生NCIS
种类Pre-slash
配对:吉布斯/迪诺佐(发展)
主题:伤害/安慰,稍稍虐心,涉及没有安全感的托尼和充满保护欲的吉布斯
分级PG
 

剧透:第四季,因为出现了曼中校。我假装让娜贝努瓦从来没有存在过。
声明:这些角色属于福克斯,CBS,派拉蒙,等等。无意侵犯知识产权。
作者的话:就像我说的,让娜从来没有存在过,而且这篇可以算是我另外一篇故事“五次托尼卧底行动回来以后(及另外一次)”的某种后续


翻译:纺织娘
授权:见上篇

  

他们在地下室里,吉布斯在打磨一根船骨,托尼则躺在船身下面,闭着眼睛,伸出一条胳膊,好让指尖搁在吉布斯的膝窝里。这是托尼卧底行动以后他俩的惯例,而且这次好极了。当然,他们并不总是做船,不过他们总是在一起,而且总是有身体接触。不这样,托尼恢复不过来。这花了一段时间,不过吉布斯最终明白了托尼的需要(安静的身体接触,一种安全感,让他放下戒备)而且非常乐于成为他的磐石。他对自己说这是因为不这样的话,简直没法和托尼一起工作。如果他撒了点小谎,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突然,他家的大门被打开了,脚步声告诉他霍丽斯曼中校来了。妈的。他看向收回手的托尼,“我告诉她今晚别来。” 

托尼的表情非常清楚嗯,对。“我该走了。”他轻声说。 

吉布斯伸手按住托尼的胸膛,不让他坐起来,“待着。”托尼摇了摇头。“待着,迪诺佐。比起她,让你恢复对我更重要。”戒备稍微有点松懈的托尼有那么一会儿不能掩饰自己的惊讶。吉布斯心中再次涌起这样的念头,要教训任何让托尼深信自己不值得关心的家伙。托尼拍了拍放在自己胸口的手,点了点头,一时为了吉布斯实话实说,真的要自己在这里而感到心满意足。 

曼就在这当口走下了楼梯。“那么这是真的了。”她听上去可不高兴。 

强忍着叹气,吉布斯说:“我跟你说过我今天有安排,霍。”

         她笑了起来,降纡屈尊的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开心。“是啊,可你没提这些安排和迪诺佐有关。” 

“我跟谁有安排和你没关系。” 

“你背着我乱搞就有,杰斯洛。” 

吉布斯不可思议地瞪着她。托尼,此时已经从船底下爬了出来,正懒懒地闲靠在墙上。听见曼的话,他看向吉布斯,挑起一根眉毛。 

“你认为我背着你乱搞。和迪诺佐。”这不是一个问句。 

曼两手叉腰,气鼓鼓地说:“这个,随便什么人一眼就看得出来。” 

吉布斯只是继续瞪着她,让她往下说。 

“你们总是在一起,杰斯洛。事实上,最近他在这里的时间比我还多!他到处跟着你,而你听之任之!你一直在碰他,而他对着你发呆。你别告诉我你没注意到这已经开始影响工作了!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注意,要是趁我不在的时候让你操他能够这样……”她无意义地做着手势,试图强调自己的论点:“而你就是喜欢有人肯做任何你想要的,随时随地。” 

吉布斯怒视着她,托尼趁机参与了争论。他优雅地从墙边挺起身子,站到吉布斯身边,前臂搁到吉布斯肩头,随随便便地靠着他,浑身散发着性感,他检查着另外一只手的指甲,然后抬起头看着她:“这个,霍。” 

吉布斯一肚子不高兴地看到托尼卧底的伪装又彻底回来了。他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让托尼安静地坐了三十分钟,现在又得重头再来了。妈了个巴子。 

“你瞧,要是吉布斯背着你乱搞,对此我深表怀疑,他肯定隐藏得好得多。把小三带回家,而你随时可能出现破坏气氛?这可不太聪明。我们都了解吉布斯,杰斯洛,比这高明多了。而背着你和我乱搞?”他冷笑了一下,胳膊离开了吉布斯的肩头:“这简直太蠢了。” 

该死该死该死。该做些危害控制了。要是这场谈话继续下去,他和迪诺佐都别想睡了。“告诉你,我没有背着你乱搞,不管是和迪诺佐,还是别的什么人。你到底要怎样,霍?” 

“你不是真的要我相信这些鬼话吧?吸引力就在那儿,你没法否认。”她开始说道,可吉布斯打断了她。 

“我不乱搞。如果我搞了,我肯定藏得更好。” 

     曼涨红了脸,但没搭腔。 

“你想怎样,霍?” 

“我想谈谈这件事,我想最好现在就谈!”她开始有点歇斯底里了。 

“不。” 

“不?你说‘不’是什么意思?是现在不行的不,还是永远不行的不?” 

“是你不信任我的不,那有什么意义?”永远别说吉布斯贪生怕死。他转过身,面对船。 

“杰斯洛,我不想在别人面前进行这场谈话。” 

吉布斯看向迪诺佐,后者正试图偷偷溜走。“他在这里的时候,你开始说的。我不打算把他当做某个被逮到偷听父母说话的小孩那样踢出去。”托尼停了下来,被抓到了。他微微苦笑了一下。 

“好,那我明天过来,好让我们谈完这件事。”她朝楼梯走去。 

仍旧打磨着船,吉布斯回答道:“明天也很忙。”对啊,忙着收拾她搞出来的烂摊子。 

这让她又爆发了:“我的老天,杰斯洛!你到底想不想解决这件事?” 

他不打算回答,这是他惯常的做法,不过最后还是决定开口:“要是你不信任我,你真的觉得这还能行?”她没有回答,而是决定离开。 

等她走了,迪诺佐开始坐立不安。“呃,谢谢,头儿,为了,你知道,不把我像小孩子那样踢出去,可真的,我得走了。”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我收拾收拾马上走。你好想想和中校的事。顺便说一下,对不起,我是说,我不知道她怎么会有那种想法,不过也许我不该插进来,但是谢谢你现在支持我,统一战线。”他似乎会一直说下去,可吉布斯打断了他。 

“看看楼梯下面。”托尼手不停,脚不停,吉布斯绝不会让他在这么紧张的状况下离开。 

“呃,什么?” 

“楼梯。” 

“呃,好的……”他绕过船,走到楼梯下面,拎出一段铁链。“这是什么意思,头儿?” 

“是链子连着的东西,迪诺佐。” 

“对。”一阵丁零哐啷以后,托尼拖出来一只旧沙袋。“头儿?呣,我要拿这个干啥?” 

吉布斯毫不吝啬地给了他一个讽刺的眼神,“给你打呀,迪诺佐。”他指了指固定在对面墙上的钩子。“吊在那儿,打。” 

“这个,这部分我明白,头,可,呣,为啥?” 

吉布斯只是又看了他一眼。 

    好的,头儿,打。”托尼尽职尽责地把沙袋靠着墙吊好,试了几拳,看看可以出多大的力,接着很快有节奏地打了起来。吉布斯一边打磨着船,一边看着托尼一拳又一拳地击打着沙袋,闲闲地想着他把沙袋看作了什么人,什么事。他听见托尼在喃喃自语,可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 

很快,好吧,差不多四十分钟以后,随着一记愤怒的拳头,和一声更加愤怒的嘟囔,托尼躺倒在地板上,精疲力竭。吉布斯走过去,把他拉了起来。托尼摇晃了几下,吉布斯用自己的身体撑住他。 

“放松,迪诺佐,放松。” 

“我很好,头儿。我没事。”托尼疲惫地朝楼梯走去:“我能冲过澡吗?” 

“去吧。我很快上来。”吉布斯看着他步履艰难地上楼,很满意他在曼的打搅之后终于又平静下来了。他诅咒曼的造访。他不想把托尼累成这样,只想让他平静下来,可她硬要说这些话,让托尼重新绷紧了弦。 

楼上水声停息的时候,他刚好收拾完工具。走到楼上,他看见托尼正朝客房走去。“托尼,你去哪儿?”这不合规矩。像这样的夜晚,托尼不想一个人待着,所以他们都睡在吉布斯的床上。 

“呃,上床?”迎着吉布斯的目光,他继续说道:“这个,我只是想到今晚我还是睡在这儿,你知道,让事情不那么尴尬?你知道,她,呃,说了些话,和,这个,我真的不想让你不舒服。为了她的话。不是说有什么事情好不舒服的,我是说,女人受了怠慢,就那什么,胡思乱想。呃,不是说你怠慢了她,我是说……”托尼的声音越来越轻。 

他曾经猜测过(想过?希望过?)托尼是不是对他有意思,而这显然是一种肯定,可这些夜晚并不是为了这个。吉布斯在心中叹了口气,再次诅咒曼挑起了这些事。 

“托尼,”他指着主卧说:“上床去。” 

托尼还在犹豫,吉布斯走到他面前:“这不是为了性;你我都明白。要是是为了那个,我早就把你踢出去了。” 

托尼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有点悲伤,所以吉布斯觉得有必要澄清:“这样的夜晚,是为了……”吉布斯停了下来,他们从来没有明确地说过这样的夜晚是为了在托尼的情感乱成一团的时候,让他感到有人关心,感到安全,“让你从卧底状态中恢复过来。用这样的夜晚掩盖性的要求,这不是你的风格,托尼。” 

他希望这样就足够了,能够让托尼意识到他没有在拒绝他,同时让他明白今晚的方程式里没有吸引力和性这两个因数。不过他还是给托尼以后要求的机会,如果他想的话。 

托尼点点头,他太累,现在只想接受这些话的表面意思。吉布斯轻轻地把他推进主卧,自己朝浴室走去。 

几分钟后,吉布斯回到房间里,看见托尼蜷在床的中央。关掉灯,吉布斯爬到床上,推了推托尼,让他给自己腾出点地方。托尼趁机贴到吉布斯身旁,像往常一样,随后两人开始入睡 

吉布斯快睡着了,而且他以为托尼已经熟睡了,托尼却开了口。 

“那么,你会吗,如果我要求的话?”托尼指的是什么,两人都很清楚。 

“会,如果你要求的话。” 

“可不是今晚?”托尼绷紧了身子,说明他不是在问,而是在让自己确信吉布斯知道今晚不是为了性。 

“不,不是今晚。”他用手抚摸着托尼的背。“我从来没想过这是为了性,托尼。” 

听到这句话,托尼终于在曼中校造访之后,第一次让自己彻底放松下来,“我会要求的,你知道。”他打了个哈欠。 

吉布斯在黑暗中微微一笑:“我知道。” 

“而且会让你觉得很值。” 

这让他笑出了声:“我一点儿都不怀疑,迪诺佐。快睡吧。” 

“马上,头儿。”

 

——完——

            


katydid_fzn: (Default)

五次托尼卧底行动回来以后(及另外一次)
Five Times Tony Came Back From Being Undercover (Plus One)




作者
: [livejournal.com profile] _thelostcity 
原作连接http://users.livejournal.com/_thelostcity/16938.html
衍生:NCIS
种类:Pre-slash
角色:吉布斯,迪诺佐,艾比短暂出现
配对:吉布斯/迪诺佐(发展)
主题:伤害/安慰,小小虐心
分级:PG
声明:这些角色属于福克斯,CBS,派拉蒙,等等。无意侵犯知识产权。

翻译:纺织娘
授权
       
_thelostcity
2010-11-19 09:54 pm UTC (链接)
Thank you! I'm glad that you enjoyed it!

And sure, you can translate this and "Not Your Style" into Chinese :) I've never had anyone offer to translate any of my stories before.



         托尼第一次卧底超过一天以后,他一个星期都不让别人碰他。

       (艾比还不喜欢他,而托尼初来乍到,还没人时常拍他的头。)

~*~

      托尼第二次卧底超过一天以后,他一个星期都不让别人碰他。

     (艾比自出娘胎以来第一次受这么大的惊吓:她想拥抱他,而他像子弹一样炸了开来,把她甩到了墙上。吉布斯把她拉到一边,建议她也许可以等几天再表达她看见托尼安全归来的兴奋。而为了自己的安全,吉布斯一直给托尼口头警告,直到他确信托尼被人碰了以后不会再发作。)

~*~



        托尼第三次卧底超过一天以后,只过了三天,他就允许别人碰他了。

      (第二天吉布斯就可以拍他的头了。

      他们没在华盛顿,汽车旅馆里只剩下了一间房,而且“我干嘛要让你睡地上?迪诺佐,这张特大床好得很,足够我俩睡。”所以托尼被迫和另外一个人产生密切的身体接触。

      吉布斯已经知道托尼在卧底以后总是特别避免这样的身体接触,所以当他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托尼把6呎2吋的身躯蜷成最小,紧贴着自己的时候,他很吃了一惊。他抚摸着托尼的头,直到他的身体稍稍展开了一点,而在托尼醒来的时候,假装还睡着,并且假装没有注意到托尼挪开之前流连了一小会儿,延长了接触。)

~*~

        托尼第四次卧底超过一天之后,他一个星期都不让别人碰他,吉布斯也不行。

      (吉布斯以为上次第二天就可以拍头,三天后大家都可以碰他,是因为托尼更适应NCIS了。他错了,他一只眼睛上的乌青证明了这点。)

~*~

      托尼第五次卧底超过一天之后,只过了两天,他就允许别人碰他了。

      (吉布斯给他俩要了一个双人房,尽管NCIS可以报销两个单人房。他快睡着的时候,托尼开始做恶梦了,所以当托尼惊醒过来的时候,他爬到托尼的床上,咕哝着说:“过来,迪诺佐。”托尼迟疑了一下,吉布斯一把拉过他,让两人都安顿下来,于是吉布斯朝天躺着,托尼的头枕着吉布斯的胸口。托尼毫无反抗地屈服了,因为他累了,周围很黑,现在是半夜,明天他可以假装这没有发生过。吉布斯搂着他,直到他不再颤抖,沉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托尼依偎在他身边醒来的时候,吉布斯没有假装睡着,而且托尼想避开他目光的时候,他还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

      托尼第六次卧底超过一天以后,吉布斯已经全明白了。托尼一回到总部,吉布斯就立刻让他到艾比那里接受一个拥抱。接着,等到所有的报告都写好了,吉布斯跟着他回到家里,当托尼开始争辩的时候,他咆哮起来:“要是我们现在不碰你,托尼,接下来一个星期里,谁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对,你就会杀了他。”托尼的脸红了,嘟哝了几句不知道是什么的话。可当吉布斯跟在他后面上床的时候,他没有抗议。吉布斯把他拉到身边,不让他挪开的时候,托尼看起来很奇怪地松了一口气。“下次,迪诺佐,我们睡在我那儿。我的床舒服得多。”

      托尼很放松地说:“是,头儿。”


katydid_fzn: (Default)

 

标题:Insomnia
作者:Xanthe AKA [livejournal.com profile] xanthestories 
梗概:在调查一件案子的时候,Gibbs和Tony不得不挤在一张床上。Tony发现关于Gibbs一个着实吓人的事情……
作者原注:此文为NCIS Chat List上的下述挑战而做:Gibbs+Tony+一张床=搂抱。Gibbs会搂抱吗?Tony?第一次。

译者:纺织娘,感谢zodiac4742转让授权给我

原文链接www.xanthe.org/NCIS/insomnia.htm
   
失  眠

      Tony 尾随着Gibbs走进旅馆,暗自琢磨着为什么头儿在跑了一天案子以后还能走这么快。现在已经快半夜了,而他们两个都是今天早上5点起的床。他们现在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偏僻小镇上,当地警局的太平间里躺着四个死掉的海军陆战队员,Tony已经累得快趴下了。

      Gibbs大步走到旅馆前台,Tony蹒跚地跟在他身后。

      “两个单人房间。”Gibbs厉声说道。Tony猜头儿肯定有点儿累了,因为即使按照Gibbs的标准,这种态度也算唐突的了。

      “哦,对不起,先生,”前台后面的年轻女人带着明媚的笑容回答道。她长得挺漂亮,但是Tony知道自己一定是累毙了,因为他现在想做的就是掐住她的喉咙,让她再也笑不出来。“我们现在只剩下一个双人大床房。”

      Gibbs对她怒目而视,Tony很高兴地看到她的活泼劲儿消失了。

      “你瞧,现在是节日期间,整整一个星期呢。我们的房间几个月前就订掉了。要不是刚才有人取消了预定,你们连这间房也拿不到呢。”

      “就要这间了。”Gibbs低吼道,伸手接过了钥匙。

      Tony不在乎。他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辗转在不同的寄宿学校之间——他已经习惯和别人分享房间了。至于Gibbs——这家伙半辈子都待在散兵坑里,Tony猜想他不会为了住宿问题斤斤计较。而且,他暗自怀疑Gibbs有时候就睡在他的船下面,尽管楼上有一张舒适的大床在等着他。这样的家伙显然不会操心物质享受的问题。如果Gibbs喜欢睡地板,说不定他会让Tony睡床……

      他们东倒西歪地上了楼,都累得不想说话。Gibbs打开房间的门,Tony走了进去,把包扔在地板上,贪心地看着床。天啊,他累坏了!这个房间很小——他看得出来为什么别人都不要它——他也明白为什么这里只放了一张普通大床而不是两个标准床或者一张特大床。因为放不下。这个房间太挤了,如果有人睡地板,别人就别想进出卫生间了。

      “头儿,别让我睡地板。”他用一种痛苦的声调说道,自己听起来都觉得像是在哀求。

      “没必要,这儿有一张很好的床。”Gibbs哼了一声,头朝床点了一下,“我们挤一下。”

      他走进卫生间。而Tony连上卫生间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脱掉衣服,只剩一条裤衩,然后爬上了床。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几分钟后Gibbs躺到了他身边,但是他累极了,什么也没想。不一会儿,他就沉沉地睡着了。

~*~

      Tony眨了眨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出大大的红色数字:3:03。为什么总是三点?为什么,他妈的每个夜里,他总是在这个时候醒过来?

     他没有继续想下去,因为他突然意识到有人正搂着他。他努力抑制住象通常那样立刻涌上来的幽闭恐怖症。天啊,他讨厌拥抱!为什么干完那事儿后女人总想抱着他?他总是逃避这个——妈的,他这半辈子总是找理由不和床伴过夜。可是如果他笨到让他们待在他家里,最后总是这样。

     他又眨了眨眼。

     这里不是他家。

     搂抱着他的身体十分强壮,肌肉发达。他可以感觉到一条胳膊绕过他的髋部,一只长着老茧的手贴着他的腹部。

     Gibbs

     哦,糟糕。

     Gibbs喜欢抱人。

     Tony清了清嗓子。“呃……头儿?”他小声说道

     没有回答。他试着翻身,但是他们两个都是大个子,这么小的床根本没地方让他翻。这肯定需要更坚决的手段。他蠕动着身体,想从Gibbs的手臂中解脱出来……结果他沮丧的发现它们‘坚定不移’地围绕着他。

     “头儿!”他用快要窒息的声音说道。“你要把我闷死了。”

     “闭嘴,DiNozzo。快睡觉。”回答他的是Gibbs含混不清的声音。

     Tony躺在那儿,盯着闹钟,他的心沉了下去。他只睡了三个小时,根据以往的经验,他知道要再过两三个小时自己才能从新入睡。

     他总是饱受失眠的困扰。通常他总能在上床的时候入睡,但总是在凌晨醒过来,然后再也睡不着了。很久以前他就放弃了在床上辗转反侧,干脆爬起来,听听音乐,看会儿DVD,或者,情况特别糟糕的时候,跑到办公室里干些活儿。他总是告诉Gibbs他夜里干活效率最高……

     可他现在什么也干不了。他能做的就是躺在这儿,在这个小小的床上,被头儿的胳膊紧紧地搂着。

     “这也许是性骚扰,”他喃喃自语道,“事实上……要真的是性骚扰倒开心了。”他为这个念头欢欣鼓舞了一下,可马上又恨不得踢自己一脚,因为现在除了失眠,他还得对付自己的勃起——而Gibbs的手就在他的肚子上,危险地接近于……

     “别想那个。”他咬紧牙关对自己说。

     这对他可是个新情况。通常,Tony知道怎么对付不想要的搂抱。你只要轻轻地挣开,假装去上卫生间,然后跑到客厅里睡在沙发上度过剩下的长夜。现在这个可行不通。

     他能够感觉到脖子后面Gibbs温暖的呼吸——头儿的一条腿绕着他自己的腿上。

      Tony不习惯被搂抱。他家里人不喜欢搂抱。实际上,自打十岁上他妈妈死后,他就没被家里的任何人搂抱过。她搂抱过他——他依偎在她的怀里听她讲睡前故事——但是自打她死后,再也没人喜欢搂抱了。见鬼,他父亲肯定不喜欢。

      “DiNozzo家的男人不搂抱。”Tony喃喃自语道。他肯定他父亲如果碰到这个话题也会这么说。在寄宿学校你当然不会搂抱任何人——除非你想挣个“那种”名声,那种Tony小心回避的名声。不是说他从来没有过“那种”想法,只是他总是藏在心里不让别人知道。

      然后他开始交女朋友,可是她们对爱象对性一样贪得无厌,这让他不舒服。性还不够吗?性很棒——别在事后像个黏嗒嗒的螺蛳一样粘在对方身上,这会毁了很棒的感觉。

      没人会说Gibbs“黏嗒嗒”,或者像个“螺蛳”。Tony被这个想法逗得几乎笑出了声……然后又被带回到目前的困境中。

      Tony十岁以后就不喜欢被搂抱了。他不习惯。他怀疑这需要特殊技巧。当然,现在是Gibbs搂着他,和他那么多女朋友都不一样。他从来没有被男人搂抱过,从来没有。他和男人搞过,在夜店的洗手间里,仅限于此。他从来没有带他们回去过,当然也从未有过搂抱。

      Tony一边想着,一边看了看闹钟,红色的数字显示3:24。他的身后,Gibbs轻轻地打着鼾。

      “我想和你做那种事。”他沉思着说。“好吧,很显然这是个施舍,因为我已经想了你八年了。”他在黑暗中翻了翻眼。他第一次碰到Gibbs的时候,他的心就沦陷了。但这注定是没有结果的。Gibbs是个直男,而Tony……好吧,Tony不那么“直”,程度不高。但是事关Gibbs,Tony一点也“直”不起来。

      “做那个事没问题——简直太棒了——可我不喜欢搂抱。我不习惯。我从来搞不明白这个。这不是说我不喜欢身体接触——比如说巴后脑勺。我很喜欢。呃,我也许不该和你说这个,但是我讨厌你巴别人的后脑勺。这很奇怪吗?也许是的。

      3:30

      根据他以往失眠的经验,他最少还要一个半小时才能睡着。他哪里也去不了。女孩子们的搂抱总是容易挣开,可是象Gibbs这样铁打的前海陆?没门儿。所以,既然他别无选择,他还是乖乖地躺着,彻底放松。

      呣,现在他思忖着他应该觉得被困住了,可实际上,让Gibbs这样强壮的人搂着他,感觉……很不错。安全。起码他的欲望平息了……暂时。

     他闭上眼睛,试着不再想如果和头儿来一场激烈的床戏该有多棒。被搂着,被抱着,依偎在他的怀里……就好像被爱着。Tony不知道被爱的感觉应该是怎么样的。他女朋友们爱他的时候总是明确地告诉他,他有义务回报她们的爱,不管他愿意不愿意。

      他对Gibbs没有这个义务。Gibbs不爱他。头儿只是喜欢搂抱。把他和任何一个温暖的身体放在同一个床上,也许最终他都会搂住对方。这很奇怪,Tony从来没有想过头儿这样的糙爷儿们会喜欢这个。不过,Gibbs对他来说总是一个令人神往的谜团,这只是他另一个有趣的侧面。

      Gibbs的手真棒,还有胳膊。它们很沉重,让Tony感觉踏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闹钟上红色的3:33。

~*~

      “DiNozzo,快他妈的起来!”

      Tony睡眼惺忪地眨了眨眼,一条毛巾扔到他的脸上,他抗议地叫了一声。

      “卫生间空着,快去。”Gibbs命令道。

      Tony注意到头儿已经穿好了衣服。他瞥了一眼闹钟。“7点?”

      “对你来说太早了,DiNozzo?”Gibbs挖苦地扬起一条眉毛。

      “不……只是……”Tony摇了摇头,抓过毛巾。通常失眠会让他半夜里爬起来。但是昨晚他只损失了半个小时左右的睡眠。“昨天肯定比我想象的更累,”他嘟哝道。

      他洗漱了一番,穿好衣服,跟着Gibbs下楼到餐厅里吃点早餐和咖啡。

      “所以……”他趁Gibbs喝完这天的第一杯咖啡,正给自己倒第二杯的时候说道,“关于昨天晚上……”

      Gibbs一边给自己的土司涂奶油,一边抬头看着他,脸上完全不露声色。

      “呃……那件事情……?”Tony说着,感觉有点狼狈。Gibbs抬起一条眉毛。“哦,得了!”Tony抗议道,“头儿,你知道你睡觉的时候喜欢搂抱,对吧?”

     “见鬼,不知道你在说什么,DiNozz。快点,还有四具海陆的尸体等着我们呢。”

      剩下的一天里,Tony没有多少时间想这件事,因为他一直在不同的地方跑来跑去。很显然他们得在这件案子耗上一阵子——这儿只有他们两个人,既然McGee和Ziva在办公室里应付讯问和背景调查,他们就得花更多的精力跑外勤。天啊,Gibbs可没让他停下来。没有别的手下好差遣,他只好把Tony支使得团团转,把他彻底累坏了。

      他们回到旅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Tony盯着床,犹豫着。Gibbs从卫生间出来,只穿着裤衩上了床,关掉了灯。Tony还是站在那儿。

      “你打算上床吗,DiNozzo?”Gibbs问道。

      “呃……瞧……事情是……我真的不喜欢……”Tony说道,“不……相比……我真的不喜欢……呣,我不知道怎么说。只是……从来没人……我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

      他听到Gibbs这边的床上穿来一阵轻轻的鼾声,他投降了。他脱掉衣服,只穿了一条裤衩,爬上了床。

     “瞧,如果你想跟我做那件事的话,我一点儿没意见——我只是不喜欢搂抱,”他推心置腹地说道,“可你睡着了,所以很好。显然你醒着的时候我压根儿不会说这个——关于做那件事的部分——因为,好吧,我还想活命呢。”

     他在他这边安顿下来,几分钟后就睡着了。

~*~

     3:06

     得,又是这样。今天晚上Gibbs比昨晚贴得更近了。他的下巴就搁在Tony的肩膀上,他肌肉发达的胸膛——他肌肉发达的“裸”胸——紧贴着Tony的背。Tony记得头儿上床的时候他瞥了一眼他宽阔的胸膛。他揣测着如果他翻身压住Gibbs,好好探索一番他的胸膛会是什么感觉——用他的手指,用他的嘴唇,用他的舌头……然后——哦,好了——他又不可避免地勃起了。

     “白痴”他严厉地责备着自己。他把自己手移到Gibbs的手上,现在这两只手都贴着他的腹部。“所以这是搂抱,嗯?好吧……这感觉不错。”他承认道。

      Gibbs轻轻打着鼾,鼻息吹过他的头发。Tony微笑着放松了。

      “我不是说我让步了,”他喃喃自语道,“只是……这没问题。我不想每晚这样,但是这没我想的那么糟糕,只要抱我的人正确,显然就是你。真让我吃惊,我猜要是你醒着的话也会吃惊的。感谢上帝,你睡着了。”

      他看了看钟,他的眼皮垂了下来。现在是3:11——他立刻又沉沉入睡了。

      Tony惊奇地发现自己第二天的精力充沛得不得了。Gibbs看上去也很吃惊

      当晚上八点他们出完一天的外勤,Tony精神奕奕地递给他一杯咖啡的时候,Gibbs问道:“怎么回事,DiNozzo?你今天都没有抱怨过吃力。”

      “我知道!昨天晚上睡得好。平时都睡不足八小时的,头儿!”Tony高兴地说:“通常运气好的时候能睡上四五个小时。”

      Gibbs严厉地瞪了他一眼。“那就不要整夜泡在夜店里,DiNozzo,”他低吼着,大步走开了。

      “呃……不……我不是这个意思!”Tony抗议道,小跑着跟在他后面。“是他妈的的失眠症!”他冲着Gibbs消失的背影喊道。“工作日我不泡夜店的。好吧,绝大多数时候我不泡。”Gibbs早就没影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就像平时。”他嘟哝道

      那天夜里Tony实际上盼望着上床。他小跑着上了楼梯,兴高采烈地和Gibbs说着话,尽管回应他的只是几下轻哼。Tony冲进卫生间,飞快地洗漱换衣,然后一头扎到床上。

      几分钟后,Gibbs在他身边躺了下来。Tony一直等到听见Gibbs开始打鼾的时候,才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偷偷把手放在头儿的胯上。他这样停了一会儿。

     “哈!瞧!这个游戏两个人都可以玩,Jethro,”他在Gibbs的耳边呢喃道。Gibbs含糊不清地嘟哝了些什么,Tony僵住了。他是不是该把手留在这儿?他挺喜欢这样,而且Gibbs抱起他来又不害羞——这家伙绝对喜欢紧贴着Tony。“彼此彼此……”Tony下定决心,稳稳地把手放到头儿结实紧致的腹肌上。

      “你知道,奇怪的是搂抱的感觉很好,甚至不做那件事情的时候。我很吃惊。刚才我不愿意对你说,头儿——你知道就是你醒着的时候——但是我想因为你我才睡得那么香。这个,我们,抱在一起。”

      他紧紧贴着Gibbs,享受着头儿结实的臀部靠着他鼠蹊的感觉。

      “现在我能不能对你说你很好闻,头儿?好吧,实际上,我想只有现在我才能对你说这个,因为你睡着了,不能揍我。”

      他把鼻子埋进Gibbs的脖子后面,吸着他头发的味道。“你闻起来不像草莓,也不像鲜花,也不是其它女里女气的味道……你闻起来就是你。这味道真好。说不清是什么味道。就是一种成熟的,自然的,还有……”

      他还没说完就睡着了。而且整夜都没有醒过一次。

~*~

      他们在旅馆里又住了四个晚上,Tony自打孩提时候起,就没有睡得这么长,这么深,这么香过。他都忘记一夜好眠以后生气蓬勃地醒来是什么感觉了。

      这不仅让他心情愉快,而且干劲倍增,头脑敏锐,他发现他正处于工作的巅峰状态。是他的直觉让他们找到了嫌疑人,他追了那家伙两英里,最后迅速准确地扑倒了他。他铐住那混蛋的时候,Gibbs甚至笑嘻嘻地低头对他说:“干得好,Tony,”他一个星期的辛苦都值了。

      实际上,这个星期Gibbs看上去也越来越高兴。也许他也睡得比以前好。这大概能够解释为什么他们开始埋头于漫长缓慢的文书工作的时候Gibbs递给他一杯咖啡。Gibbs从来不给任何人递咖啡。这绝对是个好兆头。

      最后他们干完了。案子解决了,文书工作了结了,他们得回去了。漫长的回程上,Tony坐在Gibbs旁边的副驾驶位置上,感觉自己的好心情随着每一英里开过的路程一起消失着。时间很晚了,他累了,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译者注:好吧,这是我的恶趣味,实际应该这样翻——回去只有一张孤单的床,失眠的长夜,凌晨3点的办公室之旅)——这不是他想要的愿景。

      Gibbs在他的公寓外面停下了车。Tony转身对着他。

      “谢谢你把我送回家,头儿,”他嘟哝道。

      “不客气,”Gibbs耸了耸肩。“估摸着你要拿些替换衣服。给你一个小时。十点半在我家里碰头。”

      “呃?”Tony茫然地凝视着他。

      “我喜欢你睡个好觉以后的工作表现,DiNozzo!”Gibbs低吼道,但是弯起的嘴角泄露出一丝笑意。

      “你是说,我可以……?是,头儿!谢谢你,头儿!”Tony咧嘴笑了。他急不可耐地打开车门。

      “哦,还有,DiNozzo?”Gibbs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拉了回来。“你一直在说的‘那件事’,我们也可以做。”

      他抬起Tony的下巴,让他靠近自己,然后轻轻地在Tony的唇上印了一个吻。Tony坐在那里,张着嘴,吃惊地看着Gibbs坐回原处,作声不得。

      Gibbs宠溺地拍拍他的脸,“我一向睡得很浅。”

      “可你在‘打鼾’。”Tony抗议道。

      “没有——我只是呼吸比较重。哦,还有一件事困扰我——我的头发闻起来到底是什么味道?”

      Tony大声笑了起来:“哦,我得再做些研究才能告诉你。”

      他拉过Gibbs,两个人再次吻在一起。Gibbs的嘴唇温暖,柔软,令人陶醉。Tony等不及要吻它们好多好多次。最后他遗憾地叹了口气,放开了Gibbs,走出车子,然后又转身探头回来。

      “呃——还有一件事,头儿。”Gibbs扬起一条眉毛。Tony笑嘻嘻地说:“做完那件事以后,我们能再搂抱一下吗?”
 
——完——

Profile

katydid_fzn: (Default)
katydid_fzn

July 2011

S M T W T F S
     1 2
34 5 6789
101112 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Syndicate

RSS Atom

Most Popular Tags

Style Credit

Expand Cut Tags

No cut tags
Page generated Jul. 20th, 2017 08:35 pm
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