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ydid_fzn: (Default)

声明:虽说我翻了很多文,可自己动手写还是第一次。实在是最近的NCIS让我郁闷死了,只好脑补寻求安慰。那些例行的说明我就不写了吧,谁不知道我是铁杆儿NCIS饭,铁杆儿G/D饭呢。当然NCIS也不是我的。要是的话,Gibbs和Tony早就结婚了,Ziva早就回以色列了。Vance调到五角大楼了,Morrow回来当主任了。


*****************************************************************
 

为啥最近Gibbs总带着McGee



         现在是周五,将近午夜,Gibbs正开车回家。

         Vance还在养伤,他得代理不少主任的工作,虽说以前Shepard出去开会时他也这么做过,不过Vance这次请他代理,表明这个牙签佬终于正式和他站到了同一条战壕里。 所以尽管他更情愿出现场,追逃犯,也不愿意坐在办公室里和那些政客打交道,但他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务。现在Vance感情和身体都受了伤,需要人安慰,Gibbs愿意稍作牺牲,给他支持。毕竟Semper Fi是他的座右铭。

        想到Semper Fi,他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另一个人的形象,暗金色的头发,苔绿色的眼睛,挺拔的鼻子,坚毅的下巴,修长的手指,健壮的腰身……打住,Marine,别再往下想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自己的房子出现在视野里,Gibbs把车驶进车道,不由得皱起了眉。一簇灯光从地下室的天窗里透了出来。谁进了自己的家?他下了车,轻轻关上车门,拔出佩枪,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门,悄悄走下楼梯……

        “是我,Boss,放轻松。”他刚走到楼梯口,下面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天,DiNozzo,你就不能先打个电话。”Gibbs回身把枪放进客厅里的保险柜,挂好外套。DiNozzo从地下室走了上来。“我以为你不会这么晚回来,你一天都在Vance的办公室里,要不就和McGee在MTAC。McGee跟我说你让我们五点半就下班,我以为你也会差不多时候回来。”

        “你们今天又没案子。”Gibbs一边朝厨房走,一边说:“横须贺的远东总部要汇报军演的安全措施,最近那边事情很多,我走不开。”

        他打开冰箱,看见里边有盒披萨。“你带来的?”他拿出披萨盒,打开,看见里面只剩半个了。

       “嗯,原来想等你回来一起吃的,可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了,披萨又很香,我一个人又没什么事好做,你的电视机只能收六个频道。所以我就……”托尼的声音越来越低,脸越来越红。Gibbs不禁微笑起来,看着DiNozzo这幅样子,谁会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快四十了呢。

       “总算你还给我留了一半。”他拿出两瓶啤酒,递了一瓶给DiNozzo,随手把Pizza塞进微波炉。

       “你就是来给我送晚饭的吗?”他喝了一口啤酒问。

        DiNozzo靠在厨房门框上,手剥着啤酒瓶上标签,低着头,没说话。

        Gibbs也不催他,自管自喝着啤酒。披萨热好了,他坐到桌边大口吃了起来。DiNozzo走过来,坐到他对面,喝了一口啤酒,抬起头,欲言又止。

        Gibbs一边嚼着披萨,一边静静地盯着他。终于,DiNozzo扛不住Gibbs的目光,振作起精神,开了口:“头儿,我跟你快十年了,你说过我是你的Senior Field Agent,那时候Kate还在呢。”说到这个名字,两个男人脸上都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DiNozzo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我知道自己学历不高,电脑也不行,身手也没Ziva利索,还喜欢插科打诨,Vance也讨厌我。可你还是让我当了Senior Field Agent,我很感谢你。我搞砸过很多次,你还是一直留着我,还逼着Vance把我从航母上弄回来。我以为你喜欢我做你的副手……”

         Gibbs打断他:“你是个好探员,够格做我的副手。”还可以做更多。后面半句Gibbs没有说出来。

         DiNozzo低着头,又开始剥啤酒瓶的标签,过来半晌,他低声说:“那你为什么最近老是带着McGee?”随即他抬起头,急急地补充道:“我不是说McGee有什么不好,他电脑很棒,跟Abby差不多,说不定比Abby还高那么一点点。他的自信心也比以前强多了,不是菜鸟了,还跟我一起去了索马里,Saleem拷打他的时候也挺住了。现在还减了肥,穿上收腰的风衣,看起来很gay。我不是说我不喜欢gay,其实……”

        “DiNozzo!”Gibbs打断了他。

         DiNozzo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涨得通红,有生以来第一次说不出话来。

         Gibbs好笑的看了看他,站起来收拾好桌子,朝Tony勾了勾手,随即朝地下室走去。DiNozzo犹犹豫豫地跟在他后面。

        “你来帮我量一下距离。”Gibbs拿出一把大号的卷尺,把一头塞到Tony手里。DiNozzo接过来,好奇心又占了上风。“头儿,你要做东西吗?这次想造什么?不会又要造船吧?”

       “嗯哼。”Gibbs一边做着测量,一边哼了一声。

       “真的?你又要造船了?也该是时候了,要知道地下室里没有船都不像你的地下室了。这次你要造多久?你把船运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叫我,Abby到现在还没搞明白上次你是怎么把Kelly弄出去的。”

       “要是你愿意,可以和我一起造。”Gibbs静静地说。

        DiNozzo的眼睛又睁大了。今晚他受的惊吓太多了。他停了半晌,才轻轻地开口道:“真的?”

        Gibbs叹了口气。“我五十二岁了。”

        “可你一点也不老,虽说你的头发都白了,可这很适合你,让你更加性感了,Abby一直叫你银发狐狸。上次他们给你拍的封面照棒极了,他们说你比Mark Harmon还帅,他可是当选过人物杂志1987年最性感男士的。”

       “DiNozzo!”

       “Shutting up,boss。”

       “还有三年我就不能出外勤了,到五十七岁就非退休不可了。”

        DiNozzo的嘴巴张开又合上,像条金鱼。

       “我一直想航海,小时候在止水镇,我一直在想大海是什么样。”

       “所以你去当了海陆。”

       “部分原因吧。”

       “可海陆很多时间都在陆地上。”

       “没错。我造第一艘船的时候,是想带Shannon和Kelly去航海。”Gibbs停了下来,思绪飘向了红色的长发,银铃般的笑声。DiNozzo默默地凝视着他,眼中有同情,理解,和一丝……悲哀。

        “我造了好几艘船,”Gibbs继续说:“只有Kelly下了水。最后却……”

         他走到工作台边,放下卷尺,清空两个玻璃罐,各倒了一些波旁威士忌,递了一个给DiNozzo,自己拿起另一个玻璃罐,喝了一口酒。

        “我想再造一艘船,最后一艘船,给自己,等我退休了,就开着她到海上去。”

        “Boss。”DiNozzo叫了一声,嗓音突然变得嘶哑。

        “原来我想等我退休后,就把小组交给你。”Gibbs盯着对面的墙壁说道,故意不去看DiNozzo。这些话他已经在心里翻来覆去说过成千上百次了,可一旦真要说出来,仍然让他的心跳加快了。要不是多年狙击手的训练,他一定没法掩饰自己的不安。“可我现在不想这么做了。”

         “Boss。”DiNozzo跌坐到一边的凳子上,这次他的声音里带着悲伤,挫败,和沮丧。

          Gibbs猛的转过身,一把抓住Tony的肩膀,用力握着:“我不放心把你的后背交给别人,我不想和你分开,我不想一个人在大海上漂。我要你和我在一起,我要你跟我一起走。”

          DiNozzo的眼睛先生吃惊地瞪大了,然后慢慢地变亮了,焕发出希望的神采。“Boss,你是说……”

          “是的,Tony。”Gibbs放下玻璃罐,慢慢探过头去,眼睛盯着眼前轮廓鲜明的嘴唇;Tony扬起头,闭起眼睛,微微侧过脸迎了上去。

         当四瓣嘴唇碰到一起的时候,Gibbs发誓自己听到了噼里啪啦放电的声音,看到了火星在闪烁。刚开始那吻还带着一些试探,一些迟疑,很快两人都投入到这个吻里,接触从嘴唇蔓延到了舌头,牙齿,手臂,胸膛……现在他俩的身体紧贴在以前,相互摩擦着,呼吸变得凌乱起来。

        Gibbs先往后撤了一点,双手捧住Tony的脸:“卧室?”

        Tony的瞳孔放大了,他热切地点了点头。两人起身,手牵着手向楼上奔去……

~*~

           第二天早上,(其实都快中午了,Gibbs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晚起床了。),两人坐在厨房里,Gibbs喝着第二杯咖啡,Tony吃着牛奶麦片。

        “Boss,你应该买Captain Crunch牌的,这个全麦麦片一点也不甜。”托尼一边说,一边往碗里倒着枫糖浆。

        “我已经咖啡因摄入过量了,可不想再得高血糖。”Gibbs哼了一声。

         托尼朝他做了鬼脸,继续嚼着麦片。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要是跟你走了,那小组怎么办?”

         Gibbs放下咖啡杯。“所以我开始训练McGee。”

         托尼恍然大悟:“所以你最近老是带着他,到Ducky那里,还有安排任务,去MTAC开会。”

         “我不能把小组交给我不放心的人。我可不想和你在加勒比海逍遥的时候还有人打卫星电话找我。”

         “加勒比海?你要带我去加勒比海?哦,你知道我最喜欢那里了,对了,上次你还让我去了波多黎各,虽然只有六个小时。你看过强尼戴普的‘加勒比海盗’吗?你一定要看,那套片子太棒了。12/13就要放第四部的预告片了,我都等不及……唔。”

        Gibbs探过头去,用嘴唇堵住了Tony的嘴。他终于发现了让DiNozzo说不出话的办法。他不介意经常用这个办法,特别是在家里,别人看不到他们的时候。


——全文完——



 
katydid_fzn: (Default)
作者:Xanthe
衍生:NCIS
类型:Slash
配对:Gibbs/DiNozzo
分类:幽默,浪漫,7x13 Jetlag剧情相关
分级:PG-13
字数:2800
原作链接:
http://xanthestories.livejournal.com/58876.html

声明:这些角色属于DPB,CBS,Paramount,等等。无意侵犯版权。非常感谢nikitariddick和tejas试读校对

作者原注:如果真有哪集剧集需要“治愈”,就是这集了。*g*。我希望这篇小说能让所有被这集剧打击到,烦恼到的人能够高兴起来。
译者注:看来被Jetlag气到的不只我一个,Xanthe为此炮制了一剂良药,看得我真欢乐。大家一起分享吧。
授权:
Xanthe 发送至 我

LOL! Glad it made you smile. And yay to the translation!!!

We all needed that cure <g>

Mmm, role play, Tony being lassooed by Gibbs and tied to the bedposts to make him easy to "ride" <g> I bet he wore his cowboy boots throughout!


X


时差治愈法(A Cure for Jetlag)




      “嗨,宝贝儿,我回来了!”Tony一进门就快活地叫起来。他知道Gibbs听到这个称呼会有多气恼,所以他就更非得这样叫不可。“老兄,这趟航班真要命。给Pollyanna小姐当保姆真够呛。不管是谁,我都要杀了这个没有收集好情报的家伙;我们是她的保镖——他妈的应该有人告诉我们她对花生过敏。”

      Tony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朝里看。里面空荡荡的,只要他离开Gibbs一两天,这里面就会这样。这人就从来不知道买吃食吗?

      “我搬进来以前,他到底怎么活下来的?”Tony小声抱怨着。“我和他一样爱吃外卖,可你总该吃*一些*其它东西。像面包,或者甜甜圈。”

      他找到一些牛奶,闻起来还没坏,于是又偷偷摸进储藏室,拿出他藏在一只桶里的嘎吱船长牌甜麦片,他还在桶上贴了“健康用品”的标签呢。Gibbs从来没朝里面看过。他给自己弄了一大碗麦片,然后走回客厅。

      “从好的方面来说,巴黎真好。”他继续大声说道。他能够听见Gibbs在楼上走动。“我不知道你为啥老是说它不好,头儿。哦,好的,我想起来了,都是Jenny闹的。但是,嗨!也许有一天我可以让你和我一起回去?我太喜欢逛景儿了。我爱死埃菲尔铁塔了,还有卢浮宫,而且别让我告诉你法式甜馅饼有多棒。老兄,那些家伙真会做好吃的。你怎么能从来不告诉我这个?”

      他坐到沙发上,停下讲话,只为吞下几勺麦片。“馅饼见鬼去吧——什么也没有一大碗嘎吱船长好,头儿。”他咽着嘴里的东西说。这更得躲着Gibbs了。Tony爱这个男人,但是Gibbs面前什么吃的也保不住;他就像蝗虫一样横扫一切食物,而且从来不记得出去买新的来补充。Tony得把嘎吱船长藏起来才能保护它。

      “我饿死了——在那个该死的航班上我只吃了一点真空包装的寿司。”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哆嗦。“哦,嗨,头儿——Ducky问我是不是空中高潮俱乐部的成员,可我不是,这快让我发疯了。我们不能在飞机卫生间里做爱吗,哪怕*一次*,头儿?好的,这听起来有点像牢骚。可我要维持我的名声,你懂吗?大家*期待*我在所有最狂野、最有趣的地方做爱。没理由告诉他们我的爱人是个刻板的海陆训练军士,他认为别致的主意就是不在床上而在沙发上做。”

      他把勺子扔到茶几上,喝掉碗里剩下的甜牛奶。“不是说床上做的*质量*有什么不好,你得明白我的意思。”他咽着牛奶说。“只是我还准备在电梯里做,在露天做,甚至在船上做。藏在屋子里的船可不算——就像藏在我们地下室里的。我说的是在水上,阳光照在我们的背上。”他出了一会儿神,快活地笑着,接着又戏剧化地打了个哆嗦。“唔,最后把这个幻想留到夏天。”

      楼上砰的一声响,让他分了神。他皱起眉头。

      “你在躲着我吗,头儿?我已经有两天没看到你了,昨晚上我睡觉的时候想你了。我得和Ziva睡一张床。好吧,要么那样,要么睡地板,因为NCIS预算里面的酒店房间里都不会有*沙发*。我们扔硬币决定谁睡床,她输了,可她还是爬上了床,不肯挪一下,因为她就是那么卑鄙。一点输不起。而*我*不会把床让出来的!我正大光明赢来的。所以我们睡一块儿了——只是没有,你知道,那种……呃,通常意义上的……。”

      楼上又响了一下——听上去火气更大了。Tony皱了皱眉。

      “你在上面没事吧,头儿?”回答他的是一声含糊地咒骂,Tony认为这就算“是”了。他听见下楼的脚步声,所以坐回到沙发上,用食指抹着碗边,捞起最后剩下的几粒麦片。

      “嗨,头儿——我逛景儿的时候Ziva不肯一起去,可要是我保证给你做我用舌头做的那件事——你知道,总是让你发疯的那件事——总有一天你会和我一起逛的,对吧?我是说,巴黎*是*浪漫之都,尽管你不是世界上真正最浪漫的家伙,可我琢磨着舌头上的活儿能让你快活,起码可以*假装*……”

      他抬头看着Gibbs走进房间,回家带给他的好心情立刻蒸发得无影无踪。他把碗砸到茶几上,站了起来。

      “见鬼,出了啥事?”他质问道,大步跨到Gibbs身边——Gibbs的手吊着绷带

      “一个意外。”Gibbs气哼哼地说。

      “我再说一边——到底出了啥事?”Tony眯起眼睛问。

      “我和McGee去逮Sturgis的时候,他开车朝我们撞过来。”

      “妈的,你又傻乎乎地充英雄了,是不是?”Tony瞪着Gibbs。Gibbs瞪了回去。“哦,我明白了——McGee让开的动作太慢,所以你把他推开,结果自己给车撞了。”

       Gibbs更加用力地瞪着他。

       “哈!每次你这样瞪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猜对了。”Tony告诉他。“你,到底,有没有推开McGee,结果自己给车撞了?”

       “这是个意外。”Gibbs不高兴地重复道。

       “我就知道!老天,我把你交给McGee两天——两天!——他就让你受了伤。我得好好教训他。”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McGee的速拨号,朝他大声嚷起来。Gibbs从他手里夺过手机,扔到沙发上。

       “这是个*意外*,DiNozzo。别理会它了。”他命令道。

       “不行!老天,*我*从来没有让你受过伤,甚至在我们玩激烈性爱的时候!就算我们做你喜欢的那种非常,*非常*激烈的活动的时候,我也没弄伤过你——*菜鸟*到底怎么搞的?我是说——他是菜鸟,看在上帝面上!我怀疑他活到现在有没有弄断过一个手指甲。”

      “你有完没完?”Gibbs问。

      “关于你的健康?没完。只要我不在,你就会出事。你不知道你不是超人——不是神仙。所以我得待在你身边,好提醒你。”

      “嗯,因为你好像从来没有给人绑在椅子上,也没有经常挨揍。”

      “两次!发生了两次,就这么多!而且好像你从来没有打过我似的——不过我承认那只是为了好玩儿。”Tony风骚地笑了笑。Gibbs哼了一声。“伤得怎么样?”Tony问,一根手指温柔地从Gibbs的手臂上划下来。

      “就是一些擦伤。”Gibbs耸耸肩,可马上缩了一下。Tony皱起眉头。Gibbs是个铁打的汉子;他痛的时候从来不显露出来,除非真的*很*痛。

      “还有?”Tony挑眉问。

      “肩膀脱臼。”Gibbs不情愿地承认道。Tony跳了起来。

      “肩膀脱臼?妈的,我要把菜鸟的卵蛋割下来当晚饭吃掉。不-等等-我要把它们油炸了,让他自己当晚饭吃掉,而我在旁边看着他吃。然后我要……”

      “你和Ziva睡觉了?”Gibbs打断他。

      Tony从长篇大论中停下来。“你在转移话题。”

      “咋的?你在瞎吵吵。”

      “我没有和她*睡觉*。我们只是共用了一张床。你不会想让我睡地板的吧,头儿?”Tony露出自认为可怜巴巴的讨好的笑容。“我是说,地上又冷又硬,我背又不好。有那么好,那么大——真正的*大*尺寸——的床放在那里,没理由睡地上啊。我们俩的身子根本没挨着。我保证。”

      Gibbs阴沉沉地看了他一眼。

      “只有一间房又不是我的错。”Tony抗议道。Gibbs的表情更加阴沉了。Tony叹了口气。“我能说啥——这是个意外。”他摊开手,无助地笑了。

      Gibbs的表情柔和下来。“我很高兴你回来,DiNozzo。”

      “真的?”Tony觉得自己一下子开心起来。

      “当然——一只手穿衣脱衣真要命。”Gibbs比了比绷带。“所以我在楼上耽搁了那么久。”

      “噢,我知道你真的想我。”Tony在Gibbs的嘴上吻了一下,发现它就像平时一样温暖,敏感。“而且我真的非常,非常会脱衣服。”他压低嗓音说,鼻子蹭着Gibbs的下巴。

       Gibbs又哼了一声,把他推开。“说点新鲜的,DiNozzo。”

       “你知道,你应该象*我*一样做,头儿,就不会受伤了。”

       Gibbs挑起一根眉毛。Tony咧嘴笑了。

      “我就是让Ziva负责所有的打斗。”他不怀好意地说。“一看到麻烦我就像小丫头片子那样尖叫,让她冲上去。这让她感觉好极了,因为她喜欢炫耀她那些忍者刺客的本事,而我呢,一根汗毛也不会伤着。瞧——你应该学学我。”

      Gibbs挑起眉毛的表情显得既怀疑*又*恐怖。Tony清了清嗓子。

      “你说要听新鲜的。”他嘟哝着,伸了个懒腰,努力忍住一个大大的哈欠。“老兄,我困了。我对Ziva说我睡得很好,可其实我没有,因为她呼噜打得山响,好像要把所有被她干掉的人都吵醒似的。每次*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琢磨为啥不是咱俩睡在一起,Jethro。”

      他揽过Gibbs的头,轻轻地温柔地吻了他一下。Gibbs尝起来就像咖啡和波旁酒。Tony快活地呼吸着熟悉的混合味道。

      “恨死和你分开了,头儿。”他喃喃地放开Gibbs。

      “没有你床也太冷了,DiNozzo。”Gibbs承认。Tony笑了——接着又打了个哈欠。

      “说到床,我要去睡了,我累死了。”他皱着眉说。“嘿!我大概得了时差综合症。”

      “你只去了两天,Tony。”Gibbs翻了个白眼。

      “咋的?那可是要命的两天。”Tony伸手去拿包。

      “可惜。”Gibbs走到沙发前坐下,叹了口气。

      “可惜?”Tony来了精神。“为啥?”

      “就是可惜你得了时差综合症,因为我想提个建议。可既然你太累了……”

       Gibbs的嘴角挂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Tony走到沙发前,低头瞪着他。

       “说!”他命令道。

      “我只是想也许你说得对,我们的性生活是有点沉闷。我没兴趣在飞机厕所里做这个——听上去太不舒服了。但是我想我们可以做那件事……”

      “那件事? *那件*事?”Tony几乎感觉到自己的耳朵竖了起来——还有他身体的另外一部分。“就是你说海陆从来不会做的那件事情?你说除非我把你绑起来,强迫你——这个嘛,你知道,我总是可以安排的。*那件*事?”

      “那件事。”Gibbs同意地微微点点头。

      “就是我们在一起以后,我一直恳求你,乞求你,你一直拒绝的那件事?”

      “对头。”Gibbs有点点头。

      “就是……”

      “Tony!我们都知道是哪件事!”Gibbs不耐烦地打断他。“你到底想不想做?

      “你肯定你能行?”Tony的头朝Gibbs的肩膀歪了歪。

      “行啊,DiNozzo。出事的是我的肩膀,又不是我的老二。”

      “感谢上帝!”Tony一下子被*这个*念头打击到了,接着他又开心起来:“我们悠着点儿——别太猛了。力气活都我来。你会没事的。”

      “我就想这么对你说的。”Gibbs哼了一声。

       Tony笑了。“穿上行头?”他问。

       Gibbs叹了口气。“非得这样?”

      Tony瞪着他:“是啊。我已经有顶牛仔帽了——也许你记得才用它打了我的头不久。还有靴子——老兄,我爱死我的牛仔靴了!剩下的就简单了- 牛仔裤,衬衫……你有皮鞭吗?哦,这肯定棒极了。我要把你骑个半死,牛仔!”

      “谁说今晚上轮到你骑了?”Gibbs挑眉问。

      “哦得了,你知道我一直想试试我从亚里桑那带回来的套索!”

      “想套我?门儿都没有,DiNozzo。”

      “好的,那我们不一定非当牛仔,可它叫做角色扮演是有*理由*的,Gibbs;你得把自己当成别人。所以你不是那个不好相处、脾气暴躁的老混蛋,而是……我的奴隶娃子!

      房间里的温度立刻下降了好几度。

      “呃……要么……你是神秘的、严厉的阿拉伯酋长,而我是*你的*奴隶娃子?”Tony马上提议道。

      “这还有点靠谱。”Gibbs点点头。“不过我们非得打扮起来吗?”

      “是的。”Tony小心翼翼地把他拉起来,留心着他受伤的肩膀,一只手搂住他,趁他还没改主意,赶紧地把Gibbs领上楼梯。

      两个小时以后,他俩躺在床上,赤裸着身子,浑身是汗地喘息着,非常非常快活地盯着天花板。

      “你怎么改主意了?”Tony问,用眼角瞟着Gibbs。“我是说角色扮演。”

      Gibbs活动了一下下巴。“就是因为某人说了某些话。我不喜欢被任何人猜到。”他嘟哝着。

      “呒,听起来很有趣。”Tony侧过身,一本正经地盯着Gibbs。“我要向你坦白。”他透露道。

      Gibbs看了他一眼。“我才不在乎酒店里谁睡在哪里呢,DiNozzo。没劲。”

      “和酒店房间没关系,不过,呃,我*也许*在飞机上看了一下空少的屁股,就在他走过我旁边的时候。”

      Gibbs大笑起来。“哦,是啊。你就是*你*,DiNozzo。没理由改变你。”

      Tony一根手指温柔地划过Gibbs被车撞到引起的瘀青。“还有你。”他低声说。

      Gibbs朝他微笑着,没受伤的手抬起来揉了揉Tony的头发。“想你。”他喃喃地说。

      “也想你,Jethro。”Tony靠过来,把牛仔帽从Gibbs的头上拿开,扔到地上。“那么,现在你准备好酋长幻想了吗?”他问,若有所指地抛了个媚眼。

      Gibbs翻了个白眼。“我以为你说你累了?”

      “刚才是累了。”Tony笑了:“可这种角色扮演可真是他妈能治好时差综合症!”


Profile

katydid_fzn: (Default)
katydid_fzn

July 2011

S M T W T F S
     1 2
34 5 6789
101112 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Syndicate

RSS Atom

Most Popular Tags

Style Credit

Expand Cut Tags

No cut tags
Page generated Sep. 22nd, 2017 04:39 am
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